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34-36)
2017-11-13 11:31:28
  • 0
  • 5
  • 15
  • 0


 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34-36)


目录

一个荡气回肠的悲情故事(序)/张胜友……

序 章 涅槃宣言 ………………………………

第一章 青春之梦………………………………

第二章 爱情抉择 ………………………………

第三章 梦断县委 ………………………………

第四章 魂归北大 ………………………………

  

  编者按

  从2017年10月28日起,连载我的有关反腐题材的自传体长篇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小说从1999年开始酝酿创作,为了创作此篇小说,我放弃了县委的工作赴京实现文学梦想,历尽坎坷,直至2005年才在当时的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的推介下由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当时市场销售一空。但在当时的形式下小说的极度删减让我不太满意,如今沧海桑田,十多年一过,迎来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核心的党中央,反腐被推向了史无前例的最前沿,中国有了希望!我对小说的再版充满信心,从1999年创作至今,已恍然18年,我又经过三次反复修改、增删,更加深化了小说的思想主题,小说名字也由《涅槃》更正为《走向涅槃》,以展现小说主人公对“死”的勇敢无畏!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立志将《走向涅槃》拍成影视剧并继续完成下部作品,敬请期待……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以青年诗人柴文献血泪彷徨、风凄雨苦的情感历程为主线旨在深刻揭露中国腐败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生动细腻地描述了他从梦想北大到魂归北大的短暂一生的悲壮命运,既展示了他志向远大、才华横溢、淳朴善良、钟情痴心、敢于追求真爱、不畏世俗的一面,又展示了美好的爱情、罪恶的腐败和物欲横流给他带来的无情打击、刻骨悲痛及人生绝望,从而大胆抨击了当今社会的传统世俗观念、政府官员腐败和道德沦丧,深刻揭示了中国必须以“凤凰涅槃”的勇气与决心根治腐败,中国才能新生,同时也强烈呼吁社会各阶层人士尤其各级政府更多地关注当今文学青年的成长,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的文化复兴。本书最大的亮点是诗歌融入小说,继承了《红楼梦的》古典传统,诗歌和小说的完美结合,既让诗歌深化了小说思想,又让小说提升了艺术品质。


  涅槃宣言

  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最好的文学作品不是颂扬,不是赞歌,而是恰如其分地展现,入木三分地揭露,酣畅淋漓地批判,比如屈原的楚辞,李白的诗歌,曹雪芹的小说,鲁迅的杂文……

  这是一本震撼灵魂的书,我之所以不加任何虚构地讲述自己辛酸的故事,无私袒露自己丑恶但也多少有点伟大的灵魂,是想让世人从我身上悟出些什么。不过,你们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也许我早已正如我书中结尾——魂归北大了。不要为我惋惜,也不要为我流泪——北大曾是我少年理想中的发愤之所,因生前未能如愿,如今能涅槃于朝思暮想的未名湖,也算圆了我的千年企盼了。里面肯定有一般人所不齿的地方,更会招惹某些“权贵老爷”和“封建卫道士”们的恼恨,但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鸟语泼身?!正如尼采所说:只有你们大家都否定我的时候,我才愿意来到你们身边。所以我请“你们大家”都来否定我,这样我才能高兴,这样我才能在天堂中安息……

        一个慷慨赴死的时代叛逆者

 

第二章  爱情抉择


 16

  我心情复杂地在乡里等着王丽,我相信她是会来找我的。中午一二点钟时她果真来乡里找我。

  她一进屋就咚地一声关上门,把鞋一脱,半躺在床上,随后又从小挎包里掏出一张明信片说你知道这卡片上的女人是谁吗?她叫翁美玲,香港著名影星,因为男朋友和一个艳女拥抱而自杀,因为她很爱她的男朋友。我今天又去你家了,和你父母又谈了,也买了十几张明信片赠给你妹妹作为纪念。反正今天我的命就在你手里,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像翁美玲一样死在你床上,让你刻骨铭心一辈子,也让你痛苦悔恨一辈子……

  我吓坏了,忙劝说你千万别这样,我值不得你这样作贱自己的命,你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因为我对你已陷入深深的痴情,已痛苦得不能自拔,谁也代替不了你!

  你的这番话令我很不安,也很感动。不过,香县的待我很好,在很冷的天给我送毛裤,还照过合影,并且前几天我还去她家让她来和我一起参加县里的会计培训,恐怕她后天就要来。

  她就是用这种迷魂药把你给迷住啦?她给你打毛裤,我给你买皮衣皮裤!她给你照合影,我给你照婚纱照!只要她办到的,我不仅能办得到,而且还要比她办得强!

  既然你待我那么好,那咱们干脆认作兄妹吧,以后还常联系。  

  不,我要的是和你一起生活,你和她认作兄妹还差不多!如她愿意,我可以拿出一千元钱作为她的感情补偿。

  你真的那么痴情?你是不是走火入魔啦?

  对,我爱你爱得就是走火入魔啦!你今天必须答应我和她分手!

  那怎么分?

  写信或者打电报!

  那可不行!信得几天走,等信到时人早来了,而打电报也说不清楚,她还会来问个究竟。再说我突然和她分手,她感情肯定会受不住,万一她真的走上绝路怎么办?即使分手也得慢慢来!我心不在焉地敷衍着。

  王丽见我话语有所动摇,并不逼我,说只要你答应和她分手就行,早一天晚一天我也不在乎。然后她又话题一转说哎,你知道吗?我哥爱读书,藏了很多文学名著,你想看什么书,只要说一声任你借阅。其实我也爱好文学,你不是写很多的诗吗?你现在也给我写首诗吧?

  我说你给人的整体印象朝气蓬勃、热烈奔放,能给人向上的力量,尤其你那双眼睛像团火能把男人融化。我看见你第一眼,目光就不敢和你相撞,也始终想以你眼睛写首诗,你既然这么说,我就给你写一首诗吧,题目我早想好了,就是《媚眼》。

  王丽说那好哇,不止一人夸我的眼睛,我倒要看看你是怎样形容我的这双媚眼的。

  我早已胸有成竹,刷刷不足五分钟《媚眼》一诗就跃然纸上:


  传神生情的眸子一闪/奔腾的大海止流/撩拨春心的秋波一倾/疯涌的飓风驻步/正因为你有两汪清泉/才独具勾人神魂的魅力/无论谁只要喝一口/不 就是品一下/瞬间如痴如醉/万物生灵祈祷你的顾盼/还有什么不拜在你的脚下


  王丽看后情不自禁道啊,写的太棒了!我真有那么大魅力吗?

  我说难道你不自信吗?

  王丽说那我这么大魅力,你还看不上我?

  我说如果没有遇上香县的,也许我会和你生活,只是……

  王丽说只是什么?

  我说只是一比较,我感觉她更适合我。

  王丽并不在意道咱们还没深交哩!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你?交往下去你会愈来愈感觉我和你非常般配。哎,你知道吗?我哥刚从广州回来,买了好多黄带,我常偷偷看,有时看得意乱情迷,不能自抑……外国女子真放荡,真下流!

  她说到这里,眼里忽然流出一种渴望:来看着我的眼睛!

  她不说我眼睛还敢和她偶尔轻轻一碰,她这一说我倒低下头去。  

  听见没有?难道我能吃你?

  我瞟她一眼,见她正直勾勾凝视着我,忙又躲去,说你别这样折磨我,我可受不了?!

  那你过来,亲我一下!

  我哪里敢?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

  万没想到王丽竟突然折起身,猛地拉我倒在床上,还没等我有反抗意识,她的狂热之吻便又紧紧压过来,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心一颤,真是个丧失理智的疯狂少女,有强烈的占有欲!不管爱不爱她,这两天我对她的同情和好感始终抢占上风,而她野性的少女柔情攻势也渐渐使我失去抵抗能力,没一支烟功夫,自己筑起的理智防线也就彻底崩溃了……

  王丽一点也没瑞芳的害羞,光滑的胴体顷刻任我游弋,两乳比瑞芳的还要高挺,让我流连忘返,而她的荒草湖泊地肆意敞开,好让我很轻易地掉入她的陷阱,可从没经验的我异常笨拙,茫然失措地不知如何进行。

  僵持了一会儿,她忽然醒了,连忙把我往一边一推说,晚上吧,要不我怀孕怎么办?晚上我买些套儿。

  我喘着气,为自己的冲动后悔莫及,这意味着我答应她了。

  我说你真卑鄙,竟这样引诱我,我上你当了。

  王丽摸着我的头嗤嗤笑道今天我是有准备而来的,为了得到你我什么都敢做!今晚你就向你父母说你已同意和我好啦!

  我心虚道慌啥哩?明天再说吧!

  王丽口气强硬道不行!我已向你父母保证过啦,今天我一定要你回心转意!

  看事已至此,我只好带王丽回家,全家人喜笑颜开。

  父亲乐呵呵笑道还是丽追得紧好,终于让文献回转过头来啦!

  母亲拉起王丽的手赞道闺女真有能耐,能把一块石头说活喽!

  王丽挺会说话,看我一眼说其实文献真正爱的还是我。

  我哑巴吃黄连,只得默认。

  晚上王丽又领我到她姐家稍坐片刻,就又随我到乡里住,可惜她突然来了月经,这才熄灭了一团燃烧的火焰……

  王丽一起床就兴奋说我现在就回去,把你和我好的消息告诉我爹妈,然后再来。我只得随其便。

  王丽一走,孤独便又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给瑞芳写封信吧,把我的苦衷写在纸上,她也许会原谅我。


亲爱的瑞芳:

  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从你那里回来我给你提过的宝县的王丽竟突然来了。在父母哥嫂的大力支持下,她对我一阵毫无羞耻地进攻,我无可奈何地向其屈服了,望你坚强地挺住!

  其实从见你的那一瞬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感情震撼,觉得你才是我感情最终依靠的港湾,尽管父母哥嫂极力反对我,但我还是偷偷去你家相亲,回来后,父母哥嫂依然反对我,特别是父亲,四处托人给我找朋友,于是王丽最终出现了。我知道我心里喜欢的仍然是你,所以也不顾她家的优越条件,再次偷偷和你接了见面礼,而你那天给我的六十元钱再次深深把我感动。接下来最让我难忘的是咱俩在公园深草丛的唱歌拥抱和你怕我冷顶风沙给我送毛裤的情景,可谁知咱俩在你家的岸边漫步竟成了咱们最后的浪漫……

  对不起你呀,瑞芳,我最终还是倒在了金钱和地位面前!对不起你呀,瑞芳,我辜负了你对我的一片真心!

  …………


   写到这里,泪水滴到纸上,洇湿了一大片,再换信纸,又洇湿一大片……

  埋头哭过之后,我又泪眼写道:


  既然我们不能走到一起,那就成为兄妹吧,以后永成亲戚,我会永远想念你!

  …………


  我整整流了一上午的泪,以致中午去食堂吃饭有人问我你的眼咋那么红时,我都支吾着答不上来。

  快黑的时候,王丽匆匆赶来,说俺妈也来啦,坐俺哥的车,俺哥顺便到乡里找你们书记办点事。另外,我还带来三箱饮料,两哥嫂及父母每家一箱。

  王丽真精明,想得那么周到,单位及家里关系她都拉,让我没有一点退步的余地。

  晚上她妈和我父母拉家常,说我们祖上本来就有亲戚,这一下亲上加亲,真是天赐姻缘。

  我强装笑颜,而王丽她妈也不管她,似乎她女儿已嫁给我了,任王丽去乡里和我一起住,我也只好听之任之。

  可我又该如何面对瑞芳呢?……


17

  天亮了,我心里嗵嗵直跳。明天就要去县里参加培训了,今天瑞芳肯定来,我咋对她说呢?一想到大老远跑来的瑞芳就要受到天大打击,泪又止不住淌了下来。

  王丽见状,问你咋啦?

  今天香县的瑞芳就要来,你让我怎么说?

  让她回家,给她说清楚,就说感情不和,至于什么青春损失费么,照我说的办,我再来给她!

  你说得倒轻松,万一她出事怎么办?不如先不分手,等培训后再慢慢找借口和她分手。

  那可不行,培训期间你们要是住在一起,生米煮成熟饭,那我还不是鸡飞蛋打?!

  那等她来喽,看情况再定,至于你说的完全多余,我不是那种人!

  行,不过明天我也去参加培训。

  你去啥哩?有时间?

  我已与单位请了半月假,我正想学会计哩。到时咱俩包一个房间,只当度蜜月。

  我无言以对,喑自叹息:完啦完啦,要是她俩碰在一起,那可就好戏连台啦!

  王丽拿了我要换洗的内衣,叮嘱道我回去准备准备,明早再来。她来时你千万一定要横下心来,彻底断绝关系!

  我无奈地点点头。

  王丽吻我一下,哼着歌远去。我却站在走廊上不停伤心观望,既盼瑞芳来又盼瑞芳不来。盼她来是想她想得发疯,盼她不来是害怕她承受不住这无情一击。

  天格外冷,还飘起了雨丝,我的心也雨蒙蒙的。

  瑞芳蓦然出现在乡政府门口,今天的穿戴举止显得格外朴实,惹人爱怜:头梳两个小辫,上穿黄军衣,下穿黑健美裤,脚穿红棉鞋,左手掂着包袱,右手不停放在嘴前用热气呵着。

  她走近前来,粉脸冻得通红,略嫌单薄的身子也在颤抖。

  我心中一阵酸痛,不停吻她冰凉的唇,泪水悄悄爬上脸颊,滴到她的脸上。

  瑞芳似乎已预感到一种不幸席卷而来,颤声问你……你咋啦?

  我本来是想对瑞芳暂时隐瞒,可又情不自抑,于是小心翼翼道原先给你提过的宝县的王丽又来了,父母逼我和她好。

  瑞芳马上紧张得推开我道那你是咋想的?

  我又紧紧抱住瑞芳,泪水涌进嘴里,脸紧贴着瑞芳的脸轻轻摩擦着,哽咽道我真的不愿和你分手……

  这时我的两位女同学远道而来,找我玩,我刚把她俩让进屋,瑞芳就忧郁地站起来道你们说吧,我出去转转。

  我害怕瑞芳想不开,有什么闪失,忙拦住她说外面恁冷,你别出去啦!

  我很烦,在外面站一会儿,你们先谈吧。

  两位女同学本不知道我有女朋友,其中一个对我挺有意思,见我俩如此,忙借故走了。

  她们在这么冷的天找我,连口水也没喝,还受如此冷遇,很令我过意不去。可为了瑞芳的安全着想,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送她俩走后,我又把瑞芳拉进屋,给她详细讲述了这几天突来的变故。讲着,讲着,泪又夺眶而出。

  瑞芳一边抹我泪一边哭道如果你与我分手,我还咋有脸回去?我再也不回去了,我要死在公园深草丛那儿!

  瑞芳悲痛欲绝的哭声一下子又揪紧了我的心,忽使我良心发现,感情猛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芳,芳,你别哭,我觉得我爱的还是你,我不会和你分手的。我捧着瑞芳的泪脸抽泣道。

  你说的是真的?那她来喽怎么办?

  管她哩?!只要你在我身边,就给了我无穷力量,我什么也不怕啦!

  瑞芳感动地扑在我怀里。

  接着我拿出写给瑞芳的绝情信,说这是我写给你的最感人的情书,整整用半天的泪水换成的,大意你也应该猜到,里面肯定有你不愿看到的话,你还是别看了吧。

  瑞芳说不看就不看,省得我心烦。

  于是,我掏出火机将之燃为灰烬。

  外面雨仍淅淅零零,天也渐渐黑了下来,我们拥抱一天不吃饭竟不觉得饿。

  瑞芳说我来时俺妈一再告诫我千万不要和你住一起,我也向她一再保证说你放心吧,我有分寸,你看现在咱又……

  我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妈真是老封建!

  瑞芳轻轻拍我一下说要不是出这事我才不和你住一起呢!

  我说是呀,咱俩伤口刚缝合上,能不在一起温存温存吗?

  瑞芳噗嗤笑了。

  我慢慢脱瑞芳的衣服,她起初挣扎着不让,但反抗了一会儿,便猫一样乖乖顺从了。

  瑞芳玉雪天香般的绝色肌肤一一展现在我面前,瞬间闪耀着撩拨春心的无限魅惑把我两眼灿亮。我紧紧拥她入怀,顿时一股股热浪滚滚扑来,两手开始在她的山地、草原、沟壑游动并左亲右吻,瑞芳满脸春潮地发出梦幻般的呻吟,双腿也由刚开始紧张地夹着缓缓自然分开,山谷里满是溢出的泉水……我浑身全是火舌,恨不得马上用她汩汩的泉水扑灭,可情急之下又找不着山泉,只得啃声求救:芳,请帮我一下!我受不了了……瑞芳挣扎着安慰:明晚吧,啊——

  我热情顿减,这才意识到我俩的爱情仍被乌云笼罩,一场暴风雨就在眼前……


18

  要不是进城培训,抱着绵软一团的瑞芳实在不愿起床,我真想美美睡她一整天,揉她一万遍,亲她一万次。

  起床时瑞芳让我帮她扣胸罩,我说怎么扣呀?

  她说我不信你不知道怎么扣。

  我说有什么信不信的?在你之前我从没真正谈过恋爱!

  瑞芳默不作声,背过身去,打着手势教我怎么扣。

  扣过后我又搂着她亲吻一口,嬉戏说原来这么扣呀!

  瑞芳娇嗔地推我一把说现在别那么美,停会儿让你哭。

  我顿时愁云袭来:是呀,王丽来喽我可怎么办?

  起床后,正刷牙,窗外已有人影浮动。几个秘书问几点走,我说等人来齐后包车去,你们在车站等我。

  接着我和瑞芳商量对付王丽的办法,但思忖半天也无计可施。正一筹莫展之际,偏偏王丽在楼下喊我。

  我心一紧:完喽,完喽,一场闹剧就要开始了。我怕发生冲突局面,忙下去想拦住她。

  她急冲冲问香县的来了没有?

  来了。你先回去吧,别和她见面啦,等随后我再给你解释。

  不行!我必须见见她,我要劝劝她!

  拉她不住,我只得跟着上了楼。

  她们一见面,互相审视着,似乎都要把对方灵魂看透。我忐忑不安地站在中间,观望着事态的发展,生怕她俩打架。

 王丽终于先声夺人道你就是香县的周瑞芳?我告诉你,我和文献可不是好一半天啦?你不要中间插一杠子,你要为文献的前途想想!  

  瑞芳针逢相对道这件事由文献决定,他说爱谁就爱谁!

  我爱你!瑞芳的话音刚落地,我就边说边大胆走近她,双手搂着她的脖子,脸贴着脸轻轻蹭着。

  王丽显然被我的突然举动激怒了,甩手把我拉开,恨恨道我在这儿已和你住过啦!给,这是你换洗的衣服!为了让你衣服干得快,我给你熨了一夜!

  那你是勾引我!我和她也住过啦,昨晚我们还在一起!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反驳道。

  我就知道她昨晚就要来,你心软下不了狠心。本来我不放心是要来的,可风大,碰巧又下了雨,没顾得来成,谁知就出事啦?既然到了这种地步,那你就看着办吧!

  如果我与她分手,她自杀怎么办?她家离这里那么远,路上出事谁负责?我给你说多少遍了,你家条件那么好,多少大学生你要不来?

  情人眼里出西施,我要的就是你!

  见王丽气势逼人,瑞芳反击道人家不爱你却自作多情,算啥哩?!  

  别以为她爱的是你!她对你只是同情,你能给她什么?!王丽显然瞧不起瑞芳的农村身分及土里土气的打扮,也反唇相讥。

  我怕瑞芳难堪,马上接过来劝道你们都真心爱我,就不要大声嚷嚷,这是在单位!这样吧,为了我的工作,你们都先回去!因为今天我要带队参加培训,秘书们都来得差不多了。

  王丽一听要撵她走,马上叫道你不让我去我就自杀!

  瑞芳也不甘示弱道我也想好啦,我去不成我就跳楼!

  看她俩如此,我只好无奈道既然你们都逼我,都是要死要活的,那咱仨干脆都跳楼算啦!

  这时,所里小刘刚好上来,解围道你俩都先回去,等培训过后,让文献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再定。说完,他强行把她俩推了出来,锁上了门。

  趁王丽不注意,我偷偷告诉瑞芳说你假装回家,先去车站等我,然后咱一起走。

  可王丽总跟着我,形影不离,无论我怎样哄她回去,她都不愿,并自以为是道刚才的一幕你是不是故意演戏让她看的?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那你没给她说如果她愿退出,我情愿给她一千元钱算作她的感情补偿费?

  我早给她说啦,她说她才不稀罕你给她的钱哩!她要的是我这个人!

  反正我和你关系已不一般啦,你要考虑后果!

  正因为这样,你要先回去,我会和你好的,我违心安慰着她。 

  不行!我已给我妈说好啦和你一道去培训,要是我突然又不去,那咋说哩?

  我无计可施,见甩不掉她,只好硬着头皮任她跟在身后去汽车站。秘书们都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而她俩都左前右后,我脸上火辣辣的,停也不是,走也不是。

  我害怕瑞芳中途退却,悄悄安慰道你千万不要退让,也不要离开,否则咱俩的事就完啦!干脆你先回我的住室歇着,等下午我再回来接你。

  给瑞芳吃了定心丸,我这才心情舒畅些。

  王丽拉我一边道你刚才悄悄给她说了些什么?

  我说让她先回去。

  王丽说我可不回去,停会儿我也上车。

  我说你别弄出乱子来让秘书们笑话!

  她说永是这啦,还怕脸面?!

  我暗自叫苦,对付王丽没那么简单。

  又等一会儿,还没中巴车,我只好和秘书们商量坐三轮车出发。

  还差几个村的秘书没到,大伙开玩笑道谁让他们来晚哩?不等他们,让他们自己打车去!

  可当三辆三轮车一一发动就要离开时,王丽非要上车和我一起走,我不愿,她不听。最后还是小刘站在门口硬是把她死死抓住车门的两手掰开,她才勉强作罢。我暗暗惊服王丽在众目睽睽之下追求爱情的罕见的勇敢劲儿。

  在车上一想起王丽追我追得那么紧,父母又一直支持她,我们又在一起住过,我很可能会因而屈服她时,泪便在眼眶打旋。我实在喜欢瑞芳,瑞芳也深深爱我啊!小刘和车上的秘书纷纷劝我别伤心别莽撞,这事须慢慢来,因为我对她俩谁都了解不深。我怕他们看见我眼里的泪花,忙又戴上墨镜。

  在城里把秘书们安排进旅社后,我就急着回来接瑞芳,我怕她有啥想法。小刘和秘书们都劝我不要回去,以免脱不开身,再说城里也离不开我,要与县领导接头。最后小刘自告奋勇说你写个纸条,我回去捎信儿!我只好依他所言。

  小刘走后,我心仍是七上八下,害怕他见不着瑞芳,也担心王丽在家里闹或一路紧紧追来,情绪始终不稳定。

  中午,我带领秘书们在电影院对门的饭店吃饭,正碰上晚来的三四个秘书。其中一个说我们来时在车站碰见一个穿戴时髦的女子,她问我们是不是来培训的,我们说是。接着她就说她是你的女朋友,要我们带她来。在车上她不停哭,说你不想要她。

  我忙紧张问她现在在哪儿?

  秘书说刚才她还跟着我们哩。

  于是我东张西望,蓦地,不远处的电影院门口一个很显眼的女子闪进眼帘。

  果真是她!我心一紧,忙迎上前去。你怎么来啦?我不敢抬头看她。

  我有嘴,可以问!王丽显然很生气。

  你还是回去吧,培训后我再见你!全县各村的秘书都来啦,影响不好,要不,这种事马上会传遍全县哩!

  不行!你要是不要我,将来我哭天无泪!接着她把我拉到一僻静处,两眼直视着我道你到底答应不答应?要不然我马上就栽在汽车轮下!

  我只好搪塞道我肯定会答应你的,但不是现在,我害怕你们俩任何一个人出事!

  她问你住哪里?

  我说我不会告诉你的!

  她说反正我今天跟着你,看你怎样?

  我装做不理她,故意向旅社的相反方向走去。她紧追其后,我走她也走,我停她也停。

  她边走边一副阔小姐的气派讨好我要不要皮衣要不要西服?我给你买!

  我说我什么东西也不要,只要你一个条件,那就是你马上离开我!

  正作难间,意外碰见一位在城里上班的同学张钦定。

  他问你干啥?

  我说在局里参加培训。

  他问多长时间?

  我说半月左右。

  他说你这么长时间来往不方便,干脆把我的车子留下算了,我在单位住,不肯骑。

  我见他说得诚恳,不骑白不骑,便答应了。

  我想有了自行车,就不怕甩不掉王丽了。我先带她去了车站,让她等车回家,她死活不答应。趁其不注意,我猛地骑上自行车,紧蹬两下,想赶紧甩掉她。谁知她早有准备,紧撵几步,屁股一扭,就安然坐上后座。无奈我只得下车和她周旋。我吓唬她如果再纠缠我,我就拉下脸说不认识你,说你是女流氓,让你当众出丑。她根本不理我这一套,说你喊吧,只要有人信你!

  没有办法,我只好带她在街上闲游,头脑里却想着解脱她的计策。忽然我灵机一动,在一小巷口停了下来,说秘书们都劝我暂时不要接近你们任何一方,答应任何一方都可能出事,让我好好考虑几天再定,毕竟我对你们都不了解。

  王丽半信半疑看着我。

  见她思想有所动摇,我又说三天以后我一定给你肯定的答复!事情既然到了这地步,我还得回去与领导商量商量……

  找哪一个领导?王丽两眼一亮,精神了许多。

  不一定。我知道她哥与乡领导关系好,故意不确定是谁。其实这样的事我怎能找乡领导呢?只不过是个幌子而已。

  如果这几天香县的她来,那你咋办?她仍不放心道。

  我会像对待你一样打发她走!我故意加重语气,以取信于她。

  王丽见我如此,也仗着她哥与乡领导的关系,勉强答应了我。但她又提出一个条件,说我临走之前你必须亲亲我,要不我就不走!  

  现在?你看路上还有行人。我疑惑道。

  那我不管!

  看着两眼迷乱的王丽,我瞅瞅四周,也顾不得有人,只好轻轻吻她一下,谁知她竟抱着我的头深吻了半天。

  领王丽吃过饭,又把她送到车站,买张票递给她。她从小挎包里掏出一叠钱说这一千元你先花着,随便买些东西。

  我哪里肯接,说我带的有钱。

  那是公家的,这是咱自己的!

  我可以报销,我不需要那么多钱!

  你接着吧!她几次要揣给我,我执意不要。我知道一接钱,那就意味着什么。

  送她走后,我心里轻松了许多。

  回到住处,秘书们纷纷问我你和她们俩到底是咋回事?你是咋考虑的?

  我说我根本不爱宝县的,她却死追我,我也没办法!

  有人说那你咋把追来的这位打发走啦?

  我说哄一个小姑娘还不是小菜一碟!

  有人开玩笑道文献真有福气,农村有多少人打光棍都找不来一个媳妇儿,而人家却有两个花季少女在追,干脆让给我们一个算啦! 

  我说中啊,只要她们能看上你们谁,我巴不得呢!

  又有人反驳那个人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影儿,你是大学生?

  人群里顿时一阵哄笑,我心里烦得要命,哪还顾着和他们继续开玩笑,满脑子都在想瑞芳不知在家怎么样啦?小刘接着她了吗?王丽会不会和瑞芳再次碰头?……

  天黑了,县局领导请各乡带队人员吃饭,我稍微应付一下便匆匆告辞。

  走进旅社,秘书们都说小刘带着那个香县的已经来啦,刚才还在这里找你,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秘书们问我晚上怎么安排?

  我高兴地说就看电影吧!

  打发好秘书后,我急忙去找瑞芳和小刘,她们正好从楼梯那边过来。小刘一见我就眉飞色舞道请客,请客,不是我瑞芳就来不成!我当然很感激他,终于把我的心肝宝贝带来了,忙说那还用说!接着我又对瑞芳歉意道让你受惊了!

  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瑞芳不满地看我一眼。

  我无言以对,只好道走,咱吃饭去吧!

  我买了烧鸡、牛肉、包子和啤酒,但瑞芳吃得很少。

  我问我走后啥情况?

  瑞芳说我先到堂街俺姨家,见了我表姐秀娟,带她又回到你屋里,没多久宝县的王丽就也又到了。她问我门上的钥匙谁拿着,我诓她说小刘拿着。接着她就和我谈判要我让步,说我和你结合并不会真正幸福,并愿用钱来赔偿我的感情损失。我当然不愿意,说你别把我看扁喽,我们才是理想的一对,谁希罕你的几个破钱!这话把她气走了。随后我就缠着小刘来问你到底是咋想的……

  你还问我干啥?让你来参加培训不是我最有力的回答吗?

  瑞芳羞涩地不说话。

  饭后看过电影,又安排好小刘,我对瑞芳说咱俩住这里会引起闲话,干脆住县招待所吧,那儿我熟。

  在县招待所,我对服务员说包个房间。

  她问结婚证呢?

  我说忘带了。

  服务员不相信我说那不行,这里有规定,没结婚证男女不准住一个房间!

  我说你不记得我啦?我在这儿已住过好几次啦,每次都是你接待。  

  她似乎陷入了回忆。

  我又说王军杰你认识吗?我们是同事,她姐在这里上班。

  她这才放心地同意了。

  招待所的单间还挺温馨,墙壁雪白,灯光柔和,彩电、沙发、双人床一尘不染。

  看了会儿电视,我催瑞芳睡觉。

  我迅速脱光衣服,而瑞芳一层一层脱至胸罩与三角裤头就害羞不脱了。

  一番耳鬓厮磨之后,我替其解去胸罩和内裤,伏在她身上。

  瑞芳柔声说再等一会儿,看完电视再…… 

  我哪里等得及,只顾摸索前行,可瑞芳兴奋的河谷情水涨得汪汪的我也苦于无法深入,只得再次无奈地央告:芳,快帮我,我找不着地方!

  瑞芳早已情色迷离,娇音喘喘,手指只轻轻一碰,我那东西便款款而入,亢奋地淹没在荒草从里……

  初次云雨没有经验,进去了却不知往下如何进行,只是静静地凝视着潮晕乍起的瑞芳,瑞芳忽然睁开眼睛,扑闪着漂亮的长长睫毛流露出一丝茫然,似乎在问怎么了?我在极力想像着所看过的小说中描绘的细节,蓦地想到了《少女之心》上的精彩之处,就身子上下动了一下,果真那么美妙,于是随着我的起伏,瑞芳也低吟浅唱起来……

  高潮已过去,我突然想起女子经历第一次要出血,忙掀起被子看她下面是否有血,可单子上只是流湿一大片浑浊,竟没点滴红色。

  我大失所望,忙紧张问你为什么没出血?

  瑞芳低低说我也不知道。

  我心中顿时掠过一层阴影,但根据和瑞芳的多次交往觉得她不是那种轻浮的人,况且王丽还给我提起过女人经历第一次不一定得出血。她说女人有时因骑自行车或剧烈运动也会造成处女膜破裂,我不止在一本性书上也看到过这样的解释,便也没往深处想。

  接下我们几乎缠绵到天明,我的童贞时代结束了。(待续)

  在喜迎党的十九大、辞别十八大之际,我总结自己过去的五年,业绩有两点:一是把环球华商协会打造成了全球首家股份制商会,实行企业化经营;二是继承古典,中西合璧,在诗坛首次提出“语言美、意境美、思想美、结构美、音乐美”五美诗歌,创办五美诗社,并先后出版了《宇宙之鹰》《穿越灵魂》《信念》和《爱情诗经》四部诗集,同时分别在北京财富公馆举行《宇宙之鹰》首发仪式和大型诗歌音乐朗诵会,在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大厅举行《穿越灵魂》首发仪式和作品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信念》首发仪式和五美诗歌作品研讨会,赢得了博客中国组织的“1917-2016影响中国百年百名诗人评选”百位“新锐诗人”并名列榜首,得到了国内权威诗歌大家贺敬之、李瑛、雷抒雁、韩作荣、李小雨、杨匡满、张同吾、吉狄马加、邱华栋等的肯定,奠定了在诗坛的地位。《光明日报》《文艺报》《解放军报》《中国财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中国国门时报》《北京晚报》《美中时报》《诗选刊》《诗参考》《中国作家》《中国诗歌网》《作家网》等海内外重要媒体纷纷刊登诗歌和诗评,媒体给予“新锐黑马”“五美诗神”“诗歌骄子”之美誉。

  在“党的十九大”未来五年,我首先要把我历经18年精心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把“五美诗歌”推向海内外,同时树立更远大的目标,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尽一点绵薄之力!  

           

  我当年来京发展全靠著名诗人、原中宣部副部长兼文化部代部长、恩师贺敬之给我的这封来信,在我矛盾之际坚定了我赴京实现文学梦想的信念!相比之下,那些县委主要官员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让我厌恶透顶,还是贺老关心青年诗人的成长啊!他们整日喊着漂亮的口号和套话,背后却徇私枉法、为所欲为,我早已把他们的无耻嘴脸看穿,羞与为伍,有的人以县委工作为荣,我偏偏一脚把其踩在脚下,于是我怀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愤懑和悲壮,同时怀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坚定和自信闯荡江湖,走向远方……

  是巨龙,决不能卧在浅水里,大海才是他纵横驰骋的疆场!是神鹰,决不能呆在山沟里,宇宙才是他展翅翱翔的天堂!《走向涅槃》就是一枚炸弹,炸碎这些丑恶者的虚伪的灵魂和人皮……

  再次感谢贺老,有了贺老的关怀,才有了我叱咤京城风云的契机……  

          
          

  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学会第二任会长、鲁迅文学院原常务副院长雷抒雁(已故)曾经出席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诗歌朗诵会,在致辞中给予高度评价:“诗人老希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为我们诗人争了光,他让我们感到诗人不再是穷人的代名词,将蓬头垢面的诗歌和财富融为了一体,为诗歌的发展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并且在诗歌朗诵会结束时还感慨万千,现场赋诗一首:“总向英雄说成功,谁知高树多悲风;纵是儿女寻常事,亦有碧桃别离情。”表达了他对老希先生的赞叹。同时也给《宇宙之鹰》极高美誉:“有了梦想谁都了不起,老希从农村到大都市,他的脚印是诗行,也是标点,他用诗歌的翅膀飞翔,生活是大海,诗歌则是老希出海的船,也是他远行的帆。”著名诗人、诗评家石厉看过《宇宙之鹰》后泪流不止,和诗友大卫通电话,也发出了“中国诗坛应该有老希一席之地”的惊呼。柴松献感动至极,在雷抒雁过70大寿之际,特意和诗友大卫、石厉、程步涛等一起为雷老张罗生日庆典,唱生日歌,留下一生难忘的纪念。

          

  柴松献看望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创始人、首任秘书长、名誉会长张同吾(已故)时留念,柴松献曾经应邀参加中国诗歌学会在1998年举行的全国迎春诗会,相识一大帮诗坛元老,甚为感动,特请当时的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张同吾为诗集《做一个巨人》题写书名。柴松献非常感恩,相隔十多年后去家中看望病中的张老,张同吾特意赠送书法,以示忘年交之情。张同吾后来还亲自张罗出席由中国诗歌学会主办的柴松献诗集《穿越灵魂》研讨会,情深意隆。

           

  著名作家,国务院参事、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是柴松献文学上的贵人,曾帮助柴松献历经六年的长篇反腐小说《涅槃》在作家出版社推向市场并亲自作序。柴松献和张胜友因而结下忘年交,并先后在《中国国门时报》《商界领袖》《华商》三次采访、刊载张胜友在出版界的风云事迹。张胜友后来还特意出席过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穿越灵魂》作品研讨会。如今,柴松献把历经十八年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涅槃》先后修改、增删三次,更名为《走向涅槃》,准备再次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作为向“党的十九大”的献礼!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