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17-18)
2017-11-06 12:49:58
  • 0
  • 3
  • 10
  • 0



 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17-18)


目录

一个荡气回肠的悲情故事(序)/张胜友……

序 章 涅槃宣言 ………………………………

第一章 青春之梦………………………………

第二章 爱情抉择 ………………………………

第三章 梦断县委 ………………………………

第四章 魂归北大 ………………………………


  编者按

  从2017年10月28日起,连载我的有关反腐题材的自传体长篇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小说从1999年开始酝酿创作,为了创作此篇小说,我放弃了县委的工作赴京实现文学梦想,历尽坎坷,直至2005年才在当时的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的推介下由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当时市场销售一空。但在当时的形式下小说的极度删减让我不太满意,如今沧海桑田,十多年一过,迎来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核心的党中央,反腐被推向了史无前例的最前沿,中国有了希望!我对小说的再版充满信心,从1999年创作至今,已恍然18年,我又经过三次反复修改、增删,更加深化了小说的思想主题,小说名字也由《涅槃》更正为《走向涅槃》,以展现小说主人公对“死”的勇敢无畏!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立志将《走向涅槃》拍成影视剧并继续完成下部作品,敬请期待……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以青年诗人柴文献血泪彷徨、风凄雨苦的情感历程为主线旨在深刻揭露中国腐败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生动细腻地描述了他从梦想北大到魂归北大的短暂一生的悲壮命运,既展示了他志向远大、才华横溢、淳朴善良、钟情痴心、敢于追求真爱、不畏世俗的一面,又展示了美好的爱情、罪恶的腐败和物欲横流给他带来的无情打击、刻骨悲痛及人生绝望,从而大胆抨击了当今社会的传统世俗观念、政府官员腐败和道德沦丧,深刻揭示了中国必须以“凤凰涅槃”的勇气与决心根治腐败,中国才能新生,同时也强烈呼吁社会各阶层人士尤其各级政府更多地关注当今文学青年的成长,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的文化复兴。本书最大的亮点是诗歌融入小说,继承了《红楼梦的》古典传统,诗歌和小说的完美结合,既让诗歌深化了小说思想,又让小说提升了艺术品质。


  涅槃宣言

  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最好的文学作品不是颂扬,不是赞歌,而是恰如其分地展现,入木三分地揭露,酣畅淋漓地批判,比如屈原的楚辞,李白的诗歌,曹雪芹的小说,鲁迅的杂文……

  这是一本震撼灵魂的书,我之所以不加任何虚构地讲述自己辛酸的故事,无私袒露自己丑恶但也多少有点伟大的灵魂,是想让世人从我身上悟出些什么。不过,你们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也许我早已正如我书中结尾——魂归北大了。不要为我惋惜,也不要为我流泪——北大曾是我少年理想中的发愤之所,因生前未能如愿,如今能涅槃于朝思暮想的未名湖,也算圆了我的千年企盼了。里面肯定有一般人所不齿的地方,更会招惹某些“权贵老爷”和“封建卫道士”们的恼恨,但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鸟语泼身?!正如尼采所说:只有你们大家都否定我的时候,我才愿意来到你们身边。所以我请“你们大家”都来否定我,这样我才能高兴,这样我才能在天堂中安息……

                           一个慷慨赴死的时代叛逆者

 

第一章 青春之梦


 17

  上学走那天,大哥二哥骑自行车送我到市汽车站。

  我心很难过:大哥二哥呀,你们以为我考的是什么理想大学呀?是小小的商专呀!你们为什么要有掩饰不住的喜悦?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兴师动众地送我?你们越在风中吃力地跋涉弟弟良心越似那一圈一圈的车轮碾过。弟弟壮志未酬啊,弟弟终生遗憾啊,弟弟担当不了解救家中的重任,给你们带不来多少荣耀啊!……

  到了车站,大哥顺便去商场买什么东西去了,二哥伴我等车。车终于启动了,二哥随车缓缓而行。

  车速加快,二哥也蹬得加快,一只手并不时向我招手致意。看着渐渐消逝的二哥,泪又扑簌簌往下掉。我恨自己为什么不争气,为什么要过早谈感情,以致毁了美好前程。在我眼里惟有考上北大才是祖祖辈辈的希望啊!

  不过,请你放心,二哥,弟不会从此一蹶不振的,弟会发誓做“中国的雪莱”。也许你不知道谁是雪莱,可鲁迅、郭沫若、巴金、老舍、茅盾你应该知道吧,他们都是中国的文学大师。鲁迅、郭沫若、巴金都不是学中文的,老舍、茅盾都没上过大学,他们都是凭着自己深厚的文学基础走上创作道路的。

  二哥,你至今还没穿过皮鞋吧,等弟参加工作后第一月发工资首先要给你买双皮鞋,然后再攒钱给你娶个媳妇儿。你肯定也在偷偷哭,你的同龄人大多孩子都已五六岁了呀!弟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有责任有义务帮你实现这个梦想,因为你把幸福都给了弟弟呀!

  但我千万没想到二哥这竟是在和我做最后的人生告别啊!

  那是两月后,学校正举行秋季运动会,我忽然心烦意乱,异常想家。母亲的身体怎么样啦?家里的红薯已刨完了吗?家里过冬的煤已买了吗?二哥下窑挣到钱了吗?听说三哥也下窑了,家里因买生产队的房子外欠贷款已三四千了呀,信用社的人每隔一段时间都往家里逼。还有那才十岁的妹妹,这么小就随母亲下地干活,可她还不知新中国又一个文盲产生了,还整日稚气地和我哥来哥去,我毁了她一生啊!

  不行,我一定要回家看看,运动会还有两天时间呢。

  可刚一进村,一位老人碰见我就说家里给你拍电报啦?

  我疑惑道没有呀,怎么家里有事?

  噢,噢,没什么事。老人含糊其辞地走了。

  我顿时有一种不祥之兆:难道家里出什么事啦?我刚离家才两月有余,不可能……

  我不敢往下想,泪水一触即发,但又匆匆往家走。我有一种冥冥感应:莫不是二哥在矿上出事啦?

  回到家,果然就不见二哥,我迫不及待问母亲道娘,家里是不是出啥事啦?

  母亲道没有啊!那我二哥呢?

  他在矿上没回来。

   我心这才稍微放宽了点,但一团迷雾仍困扰着我:那位老人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于是我又问妹妹,妹妹也说他在矿上。

  小孩嘴里说实话,我想我大概是多虑了吧。

  可当我去家里买的生产队的房子拿白菜时,蓦然发现正当中摆放着二哥的灵位。

  一切都不用说了,一切都不用说了,泪水瞬间夺眶而出。二哥——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两个月之间怎会出这样的事?难道你那天真是和弟的最后一面吗?!

  母亲随后赶来,我哭道娘,这到底是咋回事?你们为什么要瞒我?  

  母亲放声大哭道你二哥的命真苦哇,他出事才三四天,你爹你哥都怕影响你学习才没敢让我告诉你呀……

  我和母亲抱头痛哭。

  母亲的哭声撕心裂肺,最后还是我劝住了她。再痛痛在心里,不能让母亲再悲伤了,她老人家身心早已憔悴不堪了呀!

  出门这才发现家家户户门前洒着白灰,原来都是避二哥的阴魂啊!

  到家,父亲怆然泪下说你二哥这小半生吃了很多苦,初中毕业后先是跟人家跑过杂技团,后去太康县学过科技种植,但都不成,后又贩菜卖菜到如今的下窑,可谓在苦水里泡大的。人家都劝他不要下窑,说窑里倒不出柴,可他偏不听,说不下窑咋供应文献上大学呢,唉……

  新和大哥结婚的大嫂抹着泪说你二哥出事那天是在后半夜,白天他还在家里刨红薯,走时把兜里仅有的三毛钱还掏给小柴孩让他买糖吃,看来他是有准备而去的。你二哥是个好人……

  三哥也伤心道出事那天,窑顶塌方,人家都往外跑,他偏偏跟人家相反着跑,惟有他出了事……

  听着家里人的痛苦回忆,我终于明白那天二哥给我一再摆手相送的原因了,他是在用生命来拯救这濒临倒闭的家啊!

  母亲泪汪汪说矿上包赔的七千元钱除去贷款和料理后事还结余两千多元,那放起来供你上学用。

  老天爷呀,你睁睁眼吧,我上这小小商专还要用二哥的生命作代价啊!……

  在二哥的坟前我边烧边哭:二哥呀,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呀?家里眼看就要看到光明了呀!弟发誓要给你买皮鞋的,弟发誓要给你娶媳妇儿,弟发誓要让你看到弟真正辉煌的那一天的……也许你感到你不这么付出家里生活就难以维持下去了,可你毕竟死得太惨烈太悲壮太让山河也为你落泪啊!你临死前弟连你的遗容也没看到,可弟能想像到你死前的惨状,弟实在辛酸实在良心愧对你啊!不是你做家中的顶梁柱,弟哪能度过那漫长的高中生活?可弟还要继续踏着你淋漓的鲜血走下去!弟早知你那天是在和弟作人生诀别,弟说什么也不上这商专了!弟要和你一起下地一起下窑一起卖菜,同甘苦共患难,去把人生走完。可弟再也见不到你了,你的二十七岁的生命就这样走完了,留下的是村上人的扼腕叹息、母亲悲痛欲绝的哭声、弟弟永远对你还不完的恩情及全家人常年笼罩的悲哀……只可惜你死得太年轻,按农村规矩你连祖坟都埋不进去,只能成为孤零零的荒郊野鬼。二哥,那枯树败枝上寒鸦断断续续的哀鸣可是你的阴魂在哭?……二哥,安息吧,弟将来如果事业成功了,一定给你树碑立传,让子子孙孙瞻仰你记住你!可二哥呀,弟毕竟欠你一条命呀!弟恨不得和你共赴黄泉呀!二哥,你不能走!二哥,你不能走!二哥呀……

  我哭昏了过去。

  在家躺了一整天,二哥的英灵在我泪海里起伏了一整天。

  到校我再次哭昏过去。

  恍惚中我被背进了医疗室,既而又被送进寝室。

  室友和两个女孩知道情况后,都纷纷向我捐款,我非常感激这些平时省吃俭用的同学们,永远记着他们的名字,他们是:宋文霞、孙素娟、赵占增、谢培林、刘振勇、刘向安、张兆埔、隋治海、吴鹏。

  第二天校广播站播出了我致他们的感谢信,并一遍遍播放韦唯的《爱的奉献》: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随后我又请宋文霞和孙素娟用白线把我二哥的遗像装帧起来,整日挂在床头,以激励自己永怀大志并寄托自己的哀思。同时我还饱含热泪,用朴实无华的语言一气呵成创作了百余行的抒情叙事长诗《悼念》,虽然篇幅较长,但还是在这里展示给读者,希望读者能理解我的心情,以纪念二哥的亡灵:


  你看着我/坦然而含笑/这是你的遗像吗/不敢相信生活的残酷无情/泪水伴我沉痛的悼念//仲秋/你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迎风而行/为了送我上学/你奔波了一段路程又一段路程/为了瞧我最后一眼/你与客车竞争/消逝 消逝//谁能想到那竟是诀别/谁能预料你会在矿上惨遭不幸/如今再见你不着/只能伤感你的苦命//你才二十七岁啊/却做了我生活的基石/初中刚毕业就陪伴母亲顶风沐雨/在田地里默默劳耕/皮肤晒得结实黝黑/农闲之余骑车去集市上卖菜/起早赶黑/为了一块二块钱过着卑微人生//记得一次放学回家/母亲哭着对我说你二哥去矿上卖菜/因为人太实在总折秤卖了一天菜才挣了一块六毛钱/回来路上碰着下大雨骑车摔倒滚了一身泥/到家很晚浑身湿透冻得直哆嗦/还舍不得花钱饿了一天肚子/我心疼得直掉眼泪/这辈子你二哥太吃苦命不好//就是这样的哥哥啊/支撑着全家的经济命脉/在苦难里煎熬着生命//你知道你没上学成功/就把拯救全家的希望/放在我身上/从不让我去农田干活/把我看作长不大的孩子/时刻让我不离书本/为此你还和父亲产生了矛盾/但依然让我安心读书不停//我在你的激励下胸怀高远/在县城发愤图强/上了三年高中/这三年你一次次地顶风冒雪/给我送衣物送粮食/学费也是你在苦苦支撑//你一次骑车冒着雪花赶了四五十里路来县城看我/说咱娘因为突然变天怕你冷/让我给你买来一条围巾/顺便再带来一袋粮食/又给你带来十元钱是这月的伙食/看你头发又脏又乱要理理发啊/我默默地点点头/说你先到我寝室歇歇中午一起吃饭/你说不用了路远我还要赶紧回去呢/二哥就这样渐渐消失在我的泪眼朦胧中//我考上了学/虽然没有走上心中院校/但哥哥你却扬眉吐气/直起了腰/挺起了脊梁/笑开了心/以为我从此让全家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为此你还毫不犹豫地花钱/请全村人看了场电影//为了解救四处欠债的家/为了我求学越来越贵的费用/你再一次挑起重担/不顾众人拦阻说下窑危险/而坚定说不去下窑怎么供应我上学/执意去煤矿谋生/在寒雪霏霏中奔波/在赤日炎炎下穿行//而今分别没过几个月/你却仓促地走了/据说煤矿塌方/你有意向里面跑/丝毫不顾自己的生命//还听大嫂哽咽着说你出事那天/先替大嫂家地里刨了一天红薯/临走还把兜里仅剩的三毛钱塞给小侄儿/说让他买糖吃/你说他是不是有意走的啊//我很震惊/至今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去煤矿/你是在用生命拯救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临死都还没体验过什么是爱情//就这样荒野里多了一丛孤独的冢/我是冥冥之中无意回家/感觉气氛不对/看到二哥你的灵位/母亲才哭着告诉我实情/说怕影响你学业才隐瞒你/你二哥走了矿上赔了七千多元/一部分还外账一部分留着供应你上学/你要好好感谢你二哥啊/你二哥走也许真是为了这个家呀/而你其时却已经离开了三天/我再也不能见你一面/哭昏了一次又一次/这辈子欠你一条命//大嫂以前曾开玩笑说/你们兄弟几个就你二哥最帅/你们眼睛小小的/惟独他长着好看有神的双眼皮大眼睛/小时候我还爱听你绘声绘色讲的小故事/还爱听你边舞边唱的印度《流浪汉之歌》/以及透露你心声的《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而你却这样就草草地去了/本来我打算等我上班/用第一个月工资给你买双你从没穿过的皮鞋/还用我积攒的工资为你讨个媳妇儿/可这一切都成了永远遗憾的梦/我这辈子没有机会报答你呀二哥/如若苍天听到我的呼声/我愿用我的一生换回你的苦命//无奈之下/我精心装帧你的遗像/挂在床头每日瞻仰你的尊容//每当周年之日/我会踽行在你孤苦伶仃的地方悲痛的泪流了/也是一涌再涌/默默致哀你的不幸//你永远是我的好哥哥/我是守护你陵墓的巍巍柏松……


  二哥成了我一生永远抹不去的伤痕……


18

  二哥整整影响了我一生,我不得不在回忆里详细提起二哥的命运。燕茹我一天也没忘掉,一连给她发了三封信都石沉大海,尽管我发自肺腑,写得真挚、动情,甚至还恳求她以兄妹相称。后我让同学谢卫星向她打听,她竟说和我是友谊关系。这我一点也不吃惊,燕茹很要强,根本瞧不起我现在的处境,再说我伤她心伤得太狠,她不会轻易原谅我。我只有靠写诗来抒发自己的苦闷,同时还报了中文大专自学考试,还坚持自学英语。——学审计只是出于谋生的手段,学中文搞创作才是我真正的兴趣啊!不久,我的处女诗作在市报发表:


美丽的真谛

  在春天 不管你/开放得多么娇艳/丝毫撩拨不起我的情/尽管 你会赢得/蜂蝶的缠绵/柔风的絮语/我需要的不是你的风流/而是 从你心房里/飘出的纯洁的芳醇//你也有凋零的时候/当萧索的秋风无情吹起/你就会无奈地衰落/你的魅力也随之而去/不妨 你多注重潜在的/吸引力 让心灵之花/柔美而妍丽 这样/就是秋风吹起 你也仍然/富有闪光的美丽


  我这不是丑化燕茹的人品,而是得不到燕茹的失落情怀的折射。同时我还把怀念初恋的诗珍贵地贴在床头:


难 忘

  一弯月儿在翩然升起/那是黑夜中的希冀/惟有月儿的陪伴/黑夜才不孤寂/可惜并不长久/黎明月儿即去/黑夜潸然泪下/为何匆匆别离/一切的一切都已过去/满眼模糊的幻影


  初恋是忧伤的,但耐人寻味,任岁月流逝却磨蚀不掉枝茎叶蔓,我还幻想着能和燕茹在一起的情景:


默默的爱

  我不再孤独/只因知音在眼前/一切的一切永远浪漫/只要我俩在一起//你的柔发涌进我的情怀/一曲情歌从室内飘出/而一切又多么平静/沉默 爱的凝聚/无语胜似虚假的誓言//圣洁的爱/不用遮掩春情荡漾/要精心包装/刺上美的花纹/镶上血的图案/然后一生珍藏//再次含情脉脉/你轻轻哼着爱之梦/在这寂静的夜/朦胧的月光


  放寒假我决定亲自见燕茹一面,我要当面问清楚她对我的感情才甘心。

  一进校园,一看到熟悉的一草一木,一股莫名酸楚便飘然而至,泪水悄然滑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燕茹呀燕茹,都是我对你太痴情了,才最终葬送了前途,我看你见我该怎么说。

  同学辉把她从教室叫出来,我们肩并肩向野外走去。可心一激动,千言万语顷刻烟消云散,一路上竟默默无语。

  还是燕茹先打破沉闷,她说你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人啦,我们还在黑暗里哭泣。

  我的心在流血,我考个商专算什么高高在上?!

  我说你别这么说,这和我的北大梦相差太远。——我想问你到底现在究竟对我是啥态度?

  她并没正面回答,而是问你是不是听辉说什么啦?说我和杨文青怎么怎么回事?

  我悻悻答道没有。其实我听辉说过她在开封学美术时给杨文青写过一封信,但我根本没把他往眼里放,觉得他根本不是我的竞争对手,学习那么差,没一点志向,哪能和我比?!他至今还在复习!

  你给我写的那封信我爸妈都知道了,你骂我什么水性杨花,骂我什么人间魔女……

  这都是我胡乱猜疑的,我对你感情不深不会那样,这我都在信中给你解释过。

  你知道吗?班主任王老师也劝过我,说不让我和你好。

  我惊道王老师当然是为你好,无非是嫌弃我穷嫌我前途不大!

  其实你应该复习,你完全可以考上全国重点院校的!穷怕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

  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你是不真正了解我家的情况,就这我已欠了二哥一条命了……

  可我真为你惋惜,这牵扯一生的命运啊!

  不是你一人惋惜我,所有了解我的师生谁不叹息?可我落得如此结局还不都是因为你!

  燕茹脸微微一红,沉默不语。

  夜色愈来愈重,麦浪一漾一漾像我俩的心在浮动。远处炊烟袅袅,几只扑楞着翅膀的小鸟掠过树枝,寂寥的旷野因传来隐约起伏的洞箫声而显得更加宁静。

  我们心情复杂地默默相依着,可我始终不敢碰她一下手。燕茹在我心目中太神圣太清纯太高贵了,在她面前我不敢有一丝邪念。 

  天太晚了,咱们回去吧。燕茹催道。

  我不想走,我祈望我俩就这么被烟水包围,可我又找不出多呆下去的理由,只好怅然而回。

  到校门口,燕茹突然说咱俩的事等高考后再说吧。

  我霍然猛醒:她这句话不是明显找的托词吗?我刚才的兴奋顿时全掉进冰河里去了。以致辉让我晚上送送她,我都心一横,牙一咬,负气道我不送!过后我很后悔,那毕竟是我追求她靠近她体贴她的机会呀,她家离校那么远,难道我就没考虑一下她的安全吗?

  燕茹也许真的生我气了,后从同学通信中得知她果真与那个杨文青好上了,尽管我有所预感,但还是一股悲愤涌上心头。梁燕茹呀梁燕茹,你可是我心目中的圣女啊!不,是圣母啊!我觉得我惟有考上北大才能配上你,他算什么?是的,他家庭条件比我好,他个子比我高,可他有我的鸿鹄之志吗?他有我的横溢才华吗?他有我的奋斗精神和蔑视一切困难的勇气吗?要是我考上北大,你还会弃我而爱上他吗?要是你考上大学,再去谈恋爱,那我不会那么生气,你为什么要在这么短时间内和我熟悉的人谈啊?况且我感觉他根本不如我!你实在伤我心啊……

  放暑假了,原来母校的高三班长马军利组织考上学的十几名同学去他家玩,我本来是无颜去的,可又碍于同窗之情勉强参加。正当大家畅叙心肠之际,燕茹忽然随着一名同学来了,我心顿时一阵紧张。我想上前答话,可又不好意思,她也故作不理。晚上大家去看电影,马军利出于好心让我俩坐在一起。

  本来我俩买瓜子时还争着掏钱,可坐下后彼此竟沉默不语。说实在的,这次进城我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去见燕茹,我认为她已经绝情,即使她来也很可能不是因为我。

  那晚演的什么电演什么情节脑子里一塌糊涂,只是感觉电影很快演完了。

  出场时,马军利拉我一边说你送送燕茹?

  我正生她高高在上的气呢,哪听进马军利关爱的话,还是像春节时辉劝我的那样,负气道我不送!

  马军利疑惑问你俩到底咋会事?闹得这样生涩?

  我强忍住泪低低说俺俩之间没啥。

  马军利无奈地摇摇头送燕茹回家了,我的泪却淌了下来。我知道这是自己给自己画上了爱情句号。两年,将近两年的感情啊,就这样地大江东去了……

  事后才知燕茹这次高考再次失利,我心里一阵愧疚。她当时心情不好,急需有人安慰呀!也许她是向我履行诺言的,也许她是向我倾诉一番的,也许她是盼望我看完电影好好送她的。我是在心灵深处的高度自卑和自以为是的猜忌下葬送了我和燕茹的美好爱情的。不过,燕茹是个有志气的女孩,第二年再次参加高考,终以坚韧不拔的意志考上了上海交大,从此我们的距离更大了。

  我和燕茹的凄美故事就如此结束了,其实我从头到尾始终活在梦中,尽管这梦像三月桃花雪一样纯洁、清新、美丽、空灵、珍贵而又迷幻,但也极其脆弱,容易破碎,徒徒留给我无限伤痛:


美丽的错误

  错真美/夹杂着苦涩和甜蜜/一生都在品味/孤独潇潇时/饮罢回忆/再倒杯热泪/笑着把美丽的错误/讲给青天白云/然后潇洒地挥挥手/再在风雨沧桑/无情犁过的脸上/倔强地/种植无悔


  不过,人本身就活在梦中,从这一个梦飞向另一个梦。

  让我们伴随着梦飞起来吧。

(第一章完)


  在喜迎党的十九大、辞别十八大之际,我总结自己过去的五年,业绩有两点:一是把环球华商协会打造成了全球首家股份制商会,实行企业化经营;二是继承古典,中西合璧,在诗坛首次提出“语言美、意境美、思想美、结构美、音乐美”五美诗歌,创办五美诗社,并先后出版了《宇宙之鹰》《穿越灵魂》《信念》和《爱情诗经》四部诗集,同时分别在北京财富公馆举行《宇宙之鹰》首发仪式和大型诗歌音乐朗诵会,在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大厅举行《穿越灵魂》首发仪式和作品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信念》首发仪式和五美诗歌作品研讨会,赢得了博客中国组织的“1917-2016影响中国百年百名诗人评选”百位“新锐诗人”并名列榜首,得到了国内权威诗歌大家贺敬之、李瑛、雷抒雁、韩作荣、李小雨、杨匡满、张同吾、吉狄马加、邱华栋等的肯定,奠定了在诗坛的地位。《光明日报》《文艺报》《解放军报》《中国财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中国国门时报》《北京晚报》《美中时报》《诗选刊》《诗参考》《中国作家》《中国诗歌网》《作家网》等海内外重要媒体纷纷刊登诗歌和诗评,媒体给予“新锐黑马”“五美诗神”“诗歌骄子”之美誉。

  在“党的十九大”未来五年,我首先要把我历经18年精心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把“五美诗歌”推向海内外,同时树立更远大的目标,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尽一点绵薄之力!

  

  我当年来京发展全靠著名诗人、原中宣部副部长兼文化部代部长、恩师贺敬之给我的这封来信,在我矛盾之际坚定了我赴京实现文学梦想的信念!相比之下,那些县委主要官员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让我厌恶透顶,还是贺老关心青年诗人的成长啊!他们整日喊着漂亮的口号和套话,背后却徇私枉法、为所欲为,我早已把他们的无耻嘴脸看穿,羞与为伍,有的人以县委工作为荣,我偏偏一脚把其踩在脚下,于是我怀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愤懑和悲壮,同时怀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坚定和自信闯荡江湖,走向远方……

  是巨龙,决不能卧在浅水里,大海才是他纵横驰骋的疆场!是神鹰,决不能呆在山沟里,宇宙才是他展翅翱翔的天堂!《走向涅槃》就是一枚炸弹,炸碎这些丑恶者的虚伪的灵魂和人皮……

  再次感谢贺老,有了贺老的关怀,才有了我叱咤京城风云的契机……

  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学会第二任会长、鲁迅文学院原常务副院长雷抒雁曾经出席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诗歌朗诵会,在致辞中给予高度评价:“诗人老希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为我们诗人争了光,他让我们感到诗人不再是穷人的代名词,将蓬头垢面的诗歌和财富融为了一体,为诗歌的发展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并且在诗歌朗诵会结束时还感慨万千,现场赋诗一首:“总向英雄说成功,谁知高树多悲风;纵是儿女寻常事,亦有碧桃别离情。”表达了他对老希先生的赞叹。同时也给《宇宙之鹰》极高美誉:“有了梦想谁都了不起,老希从农村到大都市,他的脚印是诗行,也是标点,他用诗歌的翅膀飞翔,生活是大海,诗歌则是老希出海的船,也是他远行的帆。”著名诗人、诗评家石厉看过《宇宙之鹰》后泪流不止,和诗友大卫通电话,也发出了“中国诗坛应该有老希一席之地”的惊呼。柴松献感动至极,在雷抒雁过70大寿之际,特意和诗友大卫、石厉、程步涛等一起为雷老张罗生日庆典,唱生日歌,留下一生难忘的纪念。

  著名诗人、第三任中国诗歌学会会长、《人民文学》原主编韩作荣(已故)对柴松献的珍藏版诗集《宇宙之鹰》赞叹不已:“老希的诗来自于他对生活的热爱,乡情与爱情交织,生活与生命辉映。他的诗既有丰沛的激情,也有对命运理性的思考与感悟。”柴松献非常感恩,前去看望他时留念。

  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诗刊》原常务副主编李小雨(已故)出席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暨诗歌音乐朗诵会,李小雨不仅对柴松献的珍藏版诗集《宇宙之鹰》评价较高:“老希的写作,发自内心,不娇柔,不做作,他以真情为马,驰骋在文学的草原上。”还为柴松献诗集《穿越灵魂》作序给予重评,同时亲自主持由中国诗歌学会主办的在中国作协办公厅举行的《穿越灵魂》作品研讨会。李瑛、李小雨父女都和柴松献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是柴松献的忘年交。

  柴松献看望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创始人、首任秘书长、名誉会长张同吾(已故)时留念,柴松献曾经应邀参加中国诗歌学会在1998年举行的全国迎春诗会,相识一大帮诗坛元老,甚为感动,特请当时的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张同吾为诗集《做一个巨人》题写书名。柴松献非常感恩,相隔十多年后去家中看望病中的张老,张同吾特意赠送书法,以示忘年交之情。

  著名诗人、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常务副主编杨匡满出席柴松献诗集珍藏版《宇宙之鹰》首发式暨诗歌音乐朗诵会,并为诗集《穿越灵魂》作评,把柴松献的爱情诗和一代情圣仓央嘉措媲美。

  著名作家,国务院参事、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是柴松献文学上的贵人,曾帮助柴松献历经六年的长篇反腐小说《涅槃》在作家出版社推向市场并亲自作序。柴松献和张胜友因而结下忘年交,并先后在《中国国门时报》《商界领袖》《华商》三次采访、刊载张胜友在出版界的风云事迹。张胜友后来还特意出席过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穿越灵魂》作品研讨会。如今,柴松献把历经十八年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涅槃》先后修改、增删三次,更名为《走向涅槃》,准备再次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作为向“党的十九大”的献礼!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