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28-30)
2017-11-11 10:12:49
  • 0
  • 1
  • 12
  • 0


 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28-30)


目录

一个荡气回肠的悲情故事(序)/张胜友……

序 章 涅槃宣言 ………………………………

第一章 青春之梦………………………………

第二章 爱情抉择 ………………………………

第三章 梦断县委 ………………………………

第四章 魂归北大 ………………………………


  编者按

  从2017年10月28日起,连载我的有关反腐题材的自传体长篇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小说从1999年开始酝酿创作,为了创作此篇小说,我放弃了县委的工作赴京实现文学梦想,历尽坎坷,直至2005年才在当时的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的推介下由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当时市场销售一空。但在当时的形式下小说的极度删减让我不太满意,如今沧海桑田,十多年一过,迎来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核心的党中央,反腐被推向了史无前例的最前沿,中国有了希望!我对小说的再版充满信心,从1999年创作至今,已恍然18年,我又经过三次反复修改、增删,更加深化了小说的思想主题,小说名字也由《涅槃》更正为《走向涅槃》,以展现小说主人公对“死”的勇敢无畏!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立志将《走向涅槃》拍成影视剧并继续完成下部作品,敬请期待……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以青年诗人柴文献血泪彷徨、风凄雨苦的情感历程为主线旨在深刻揭露中国腐败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生动细腻地描述了他从梦想北大到魂归北大的短暂一生的悲壮命运,既展示了他志向远大、才华横溢、淳朴善良、钟情痴心、敢于追求真爱、不畏世俗的一面,又展示了美好的爱情、罪恶的腐败和物欲横流给他带来的无情打击、刻骨悲痛及人生绝望,从而大胆抨击了当今社会的传统世俗观念、政府官员腐败和道德沦丧,深刻揭示了中国必须以“凤凰涅槃”的勇气与决心根治腐败,中国才能新生,同时也强烈呼吁社会各阶层人士尤其各级政府更多地关注当今文学青年的成长,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的文化复兴。本书最大的亮点是诗歌融入小说,继承了《红楼梦的》古典传统,诗歌和小说的完美结合,既让诗歌深化了小说思想,又让小说提升了艺术品质。


  涅槃宣言

  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最好的文学作品不是颂扬,不是赞歌,而是恰如其分地展现,入木三分地揭露,酣畅淋漓地批判,比如屈原的楚辞,李白的诗歌,曹雪芹的小说,鲁迅的杂文……

  这是一本震撼灵魂的书,我之所以不加任何虚构地讲述自己辛酸的故事,无私袒露自己丑恶但也多少有点伟大的灵魂,是想让世人从我身上悟出些什么。不过,你们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也许我早已正如我书中结尾——魂归北大了。不要为我惋惜,也不要为我流泪——北大曾是我少年理想中的发愤之所,因生前未能如愿,如今能涅槃于朝思暮想的未名湖,也算圆了我的千年企盼了。里面肯定有一般人所不齿的地方,更会招惹某些“权贵老爷”和“封建卫道士”们的恼恨,但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鸟语泼身?!正如尼采所说:只有你们大家都否定我的时候,我才愿意来到你们身边。所以我请“你们大家”都来否定我,这样我才能高兴,这样我才能在天堂中安息……

        一个慷慨赴死的时代叛逆者

 

第二章  爱情抉择


10

  今天是我和瑞芳接见面礼的日子,一大早就匆匆上路。将近二十天没见我的瑞芳,想得发疯。

  没想到瑞芳比我来得还早,我们相视一笑,然后预订了一家饭店。

  瑞芳说今天陪同来的有她的大母、两位嫂子及三个小孩儿,我则表示我是偷偷来的,只我一人。

  我问接见面礼按农村风俗得多少钱?

  瑞芳说咱分恁清干啥?想给多少给多少,我又不缺钱花,只要有那意思就行了。

  我说总得有个数目吧?

  瑞芳笑着说一百也行,二百也中,反正多喽你也拿不起!

  我也笑着说爱情是无价的嘛,即使我给你再多的钱而买不到你的心,对我来说也不是没用?只要两厢情愿,即使不给你一分,也自然会结合在一起的。你说呢?

  瑞芳满脸玫瑰色,娇滴滴道瞧你多会说话,让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打趣道你没看看你在和谁谈恋爱?

  瑞芳轻轻捶我一下,柔声嗔道去!然后她忽又想起什么,从兜里掏出六十元钱说我知道你家里人不愿意,带的钱肯定不多。给这六十元,停会儿你买些水果、甘蔗,另外吃饭时给三个小孩儿每人十元。

  我说什么也不接,而瑞芳执意要我收下,说她在广州打工还存一两千块钱呢。

  其实农村这些规矩我根本不懂,事先并没有想起给小孩儿钱,而我工资又不高,我给瑞芳准备的见面礼钱也不过一百元,我再接受她给我的六十元,等于我只给人家四十元。

  瑞芳考虑得真周全,心灵和外貌一样美,处处为我着想,要不吃饭的时候我还真丢人呢!

  让不过,接过钱,我心里暖融融的,这样的女孩我还有啥挑剔的呢!

  吃饭的气氛很融洽,她大母及两位嫂子不住地夸我嘴甜、懂事、有礼貌,也不住夸瑞芳有福气,找了这么好人家,真是郎才女貌。我心里像灌了蜜,瑞芳也羞涩地把头埋得很低。

  席后我们漫步在静谧的麦野,阳光把瑞芳的脸照得分外迷离动人。

  我说从今后按农村风俗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交往了,平时我工作忙,不便到你那里去,我把住室的钥匙给你,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吧。如我不在,可以向我的同事打听。

  瑞芳接过钥匙调皮地问你放心我吗?

  我说只要你敢来,我一百万个放心。

  瑞芳莞尔一笑,沉浸在甜蜜的旋涡里。

  我很想搂住她的腰,拉拉手也行,可手还没伸到,心已怦怦跳到嗓子眼里,情眼一碰,忙又羞涩躲去。

  夕阳缓缓西沉,瑞芳的嫂子来喊瑞芳,时间不早了,咱该回家了。我们这才如梦方醒,只恨时光太匆匆。

  我说回去吧,瑞芳,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希望你常来看我。 

  瑞芳点点头,一步一回头走了。

  啊,二十岁,闪光的二十岁,我终于看到爱情的曙光了。

  可与瑞芳分别才两三天,我就食不甘味、烦躁不安、寂寞难耐、精神空虚,若骨头被谁抽去一块一样,这很可能就是相思病。我是真正地喜欢瑞芳,没掺杂任何非感情的水分。让上学时只找那些有权有势或财大气粗的好老丈人的想法都见鬼去吧,我只爱我的瑞芳。

 我决定给她写封信,以解我的相思之痛:


亲爱的瑞芳: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思念之情甚浓。多想天天和你在一起,共度甜美时光,可现实却不能如愿。为消除这份劳累之苦,希望见信后能把你的生活照带来两张,让我好好珍藏,睹物如见人。同时附诗一首,可知我心:

情寄远方

  最无奈的是黄昏/孤独地彷徨在田野/排遣心中的思念/最空虚的是夜晚/寂寞地驻足在河边/回忆脑海的笑靥/哦 我神圣的维纳斯/你是缠绵高雅的音符/唤起我沉睡的梦幻/你是婉约绮丽的风景/让我品味的/既有丝丝甜美/又有忧愁不断

  盼早日相聚!

                文献

               10月20日


  我相信瑞芳收到信后肯定会惊喜异常,马上来见我的。——那冷清的山疙瘩村怎能拴住一个正在陷入热恋的多情女子之心呢?

  在等待瑞芳的日子里,我始终望眼欲穿地呼唤着:瑞芳啊,瑞芳啊,你何时才能来啊?……


11

  正满怀幽怨地在楼道里凝望远山,视野里忽然闪进一个身着一套漂亮牛仔装的长发女子。那不正是我朝思暮想、千呼万唤的瑞芳吗?我慌忙下楼接她,帮她把车子推上我屋。可前脚刚进来,后面就跟一群哥长哥短、嫂子来嫂子去的年轻同事,其实他们的年龄都比我大。瑞芳却不慌不忙,侃侃而谈,从容应付。

  任几个年轻人调皮嬉戏过后,整个屋子只剩下我和瑞芳了。

  我问你收到信了吗?

  当然收到了,你真的那么想我?

  真的,你看我脸都瘦了,眼窝也深陷了。

  去,去你的,我才不信呢?!瑞芳羞赧转过头。

  你啥时候收到信的?现在才来?相片带来了吗?

  早七八天都收到了。我也很想来,只是我妈说咱才成下,来得那么急怕村里人笑话,农村都挺封建的。至于你要的相片我没带来,我感觉我不上相,除了上学时照过外几乎都没照过相。

  没照片算了,只要你常来就行。

  我的几个姐妹看了你的信,都说你不老实,鬼心眼点子真多!

  不能那样说,我那是真情流露嘛!你啥时候也给我写写情书?

  我没有学问,我可不会写。

  看着瑞芳含苞欲放的样子,我真想吻她,可我依然有那贼心没那贼胆,人家毕竟初次来呀!

  我决定设法拖住瑞芳,让她今晚住下来,于是便说你来得正好,明天我正想去市里转转买双皮鞋,你陪我去吧,咱顺便去公园照几张相。

  不行呀,我没给我妈说,她会着急的。

  她又不是不知道你上这儿来,怕什么哩?

  就那也不行。

  别那么紧张,晚上你住我房间里,我和同事住在一起。

  瑞芳又犹豫了一会儿,最终依了我。

  傍晚,姐夫醉醺醺叫我,见瑞芳在屋里,便开玩笑道我说一天不见你,原来有好事!然后他又转脸对瑞芳道你不知道吧?文献对你有多痴情!当初在我那儿喝酒一谈起你,哭得像喇叭似的,我就很同情哩!

  是吗?我都没听他说过。瑞芳不相信道。

  那你就感觉不出来他对你感情有多深?你可要好好待他哟!

  瑞芳很幸福地低下头,我却不好意思掩饰道去去去,别信他,听他胡说八道!

  玩笑过后,姐夫把我拉出来,悄悄道怪不得你看上人家,原来长得真跟花样儿!怎么样?要不要晚上和她亲热亲热?

  想得美?人家第一次来,小心着呢!根本不让我和她住一个屋!

  我有个办法……姐夫说着谨慎地向四周看了看,神秘道我有本《少女之心》,让她看了保准受不了,让她主动找你。

  别骗我啦!你哪会有那样的书?

  咦,你不相信?咋弄?我拿来你请我喝酒?

  中,不过你拿不出来日后可要请我?

  好,一言为定!但我拿来你可要小心放着,这可是禁书,小心派出所抓你!

  姐夫摇摇晃晃走后,我和瑞芳去街上吃饭并随后买了斤牛肉和两瓶葡萄酒,想晚上打发那漫长时光。我想瑞芳一兴奋,也许会把我留下。但瑞芳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不喝那么多,总优雅地湿湿嘴唇。

  正情意融融之际,姐夫偷偷从门缝里塞进来一卷破纸跑了,我拾起一看,果真是一本少角没棱残缺不全的《少女之心》手抄本,不知多少人看了多少遍。

  瑞芳问那是啥东西?

  我不好意思给她说,害怕她小看我,故作不屑道我也不知啥东西,别管它,咱还是喝酒吧!

  瑞芳仍不肯大口喝,只是抿抿嘴。

  见劝不动,我只好翻起了《少女之心》。

  《少女之心》我上初中时就听人提起过,据说里面的性描写细腻具体、生动形象,很富有煽情性。现在一看,那样的情节果真绘声绘色、惟妙惟肖。可奇怪的是,在这么万籁无寂的夜晚,在这么皎洁如水的灯光下,在这么脉脉含情的气氛里,我竟没有丝毫冲动,莫不是瑞芳的洁白无瑕纯净了我的灵魂?……

  抬头看看瑞芳,见她正躺在床上和衣而睡脸上泛着红晕,似乎已入梦乡。

  瑞芳突然睁开眼睛,见我正痴痴看着她,忙躲开眼光道时间不早了,你该睡去了。

  哦,原来她在假睡?心里时刻提防着我呢!

  看自己真是没有希望留在屋里,我只好把那本《少女之心》故意放在桌上,并嘱咐她睡觉前上好门,然后踌躇而去。

  同事一见我就开玩笑道你有那么好的一个大美人,为什么不和她住在一起?让她独守空房?

  我故作姿态道,没结婚怎能睡一起?

  同事嚷嚷道封建啥哩?啥时代啦?还不开放?

  我仍一本正经道不不,我得为人家着想哩!

  同事大笑说假正经,没人想到你是孔圣人!

  我默不作声,其实我心里早酸溜溜的。夜深了,同事鼾声如雷,我却难以入睡。

  瑞芳啊瑞芳,好不容易把你盼来了却还不敢碰你,你此时此刻已睡着了吗?你是否在看《少女之心》呢?你是否期望我敲你的门呢?我敲你门你会给我开吗?

  唉,还是别莽撞吧,把希望留给明天……


12

  天一鱼肚白,我就一身倦意起床,见瑞芳的门仍关着,便去野外散了会儿步,回来敲门。瑞芳打开门,正在梳头。

  我关切问昨晚你睡好了没有?

  瑞芳轻轻说睡得挺好。

  哼,我才不相信呢!看那本《少女之心》早已挪在床头了!

  在车上我和瑞芳相邻坐着,车偶尔颠簸一下,身子一碰,赶紧挪开,始终不敢紧挨。

  下车吃过饭后,我说要不咱先看场电影吧?

  她说我只想逛着玩。

  我们先后逛了百货大楼、中原商场和商业大楼,我几次问瑞芳要什么,她都礼貌拒绝了。最后我自作主张给她买了洗面奶和口红,自己在她的参考下则买了双棕色皮鞋。

  逛罢商场,走进公园,一个约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女子迎上前来请我俩照相。她说照一张四元,一小时取相,并还是艺术照。我见其态度热情便答应了。

  在她的指点下,我俩站在背有松树的花丛里,我大胆地把手放在瑞芳的肩上,瑞芳害羞地拨下我的手。我说那有啥?又紧紧揽着她的肩,她只好半推半就依从了。

  接着我们又换了四个地方照了四张。本来共照五张相只需二十元,可那个照相女子开口竟要四十。

  我说为啥?

  她说我在每一个地方都给你拍了两张。十张相,每张四元,你说那不是四十是多少?

  我顿时知道上了当,怒道你这样说一分我也不给你!

  她说反正你皮鞋在我这儿,你不给我我就不给你皮鞋。

  我说你敢?我摊儿给你砸喽!

  她说我家就在这儿,你给我砸喽你走不了!

  我说你家在这儿你也得讲理,你不给我皮鞋你看我给你砸不砸? 

  她说男子汉大丈夫为了这点钱与我们女孩子争执不嫌丢人?还带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让她往哪儿站?

  我说你这是坑人!

  她说我明明给你照了十张,不信你将来看看照片?

  我说我没让你照恁些,你照重了!

  她说表情不太一样!

  我说好哇,你光天化日之下变着法坑人,我的同学在电视台,将来非给曝光不可!

  她说我又没给你少照,到哪儿都不怕!

  围观的人愈来愈多,瑞芳羞涩地拉拉我说别吵了,钱给她算了。  

  她见我让步,趁机下台阶说只当今天免费给你照两张,不过这可是看在你女朋友的面子上。

  可当我付过款后,她却说钱没给够,洗相也就保证不了时间,相片过两天才能取。

  我又一次知道上当,刚想争执,便被瑞芳硬拽走了。

  瑞芳说你别和她磨了,这种见利忘义的人早晚要倒霉!

  我气鼓鼓道还没出家门口就受人骗,真想不到!看她也蛮漂亮的,咋会干这种事?

  瑞芳说别说这事了,走,咱去那边去。

  我们向树林深处走去,最后在一片僻静的毛草丛处坐了下来。 

  瑞芳说昨晚的《少女之心》是谁给你的?

  我说姐夫给的,他本来给我是想让你先看的,好成全咱俩……

  瑞芳说你姐夫真龟孙!哪有这样的姐夫?不得好死!

  我说你可别骂他呀,他可是为我好!

  瑞芳轻轻推我一下说去,你也不是好人!

  我说我不是好人?我不是好人早就给你看了!

  瑞芳说看了也白塔,别想那么美!

  我说那你昨晚看到几点?你到底睡好了没有?

  瑞芳说反正睡得很晚,开始胡思乱想,后来就迷迷糊糊睡着了。那你呢?

  我说我也没睡好觉,整夜想的都是你!

  瑞芳脸一红道我给你唱首歌吧?

  我拍手道太好了!太好了!

  瑞芳唱的是《再爱你一次》,声音柔嫩甜美,表情可爱迷人,并不时和我目光相撞,让我沉浸其中。

  唱罢,瑞芳问好听不好听?

  我说真好听。

  瑞芳说那你给我唱一个?

  我说我爱唱《雪山飞狐》中的主题歌《雪中情》。

  瑞芳说那你唱吧。

  我于是唱道:

 

  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长路漫漫/踏歌而行/回首望行程/往事如烟云/徒记别离时/独踏歌而行/雪中情 雪中情/雪中梦未醒/痴情换得一生泪印……


  不知是词的凄美苍凉,还是曲的婉约缠绵,我唱的时候我俩的眼睛竟始终盯着对方,谁也不再羞涩躲避。当唱到最后一句时,我们竟不约而同地吻住对方,并紧紧拥抱着倒向草丛里。我由于是初吻,不知道如何进行,只是笨拙地迎合着。而瑞芳似乎挺主动,舌头伸进我嘴里不停轻撩着、滚动着、吸吮着……我感觉自己进步也很快,不一会儿便展开攻势,手慢慢摸向瑞芳的胸部,瑞芳拼命两手护着,可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她还是不能自持地放弃了,但我又感觉不尽兴,于是轻轻拽瑞芳掖在裤子里的内衣,瑞芳的躲避和挣扎在我的热情如火面前显得那么无望,不得不任我的手掌伸进她的衣服内,在她那滑腻柔嫩的平原上游动,既而触摸到缓缓隆起的山坡,最后又爬上大而饱满的山腰,直至攀上峭直挺拔的山峰。瑞芳两眼微闭,脸颊绯红,任我的手来往爬行,左右纵横……上面的防线已经攻破,我的手又悄然向下滑去,可刚一过腰带就被瑞芳止住,我只得停下,和她打迂回战术,和她热吻,在她意乱情迷之际再次窜进她茅草丛生的野生谷地,瑞芳颤动了一下,没有拦止,可我犹如被蒙住眼睛的野狼只是在黑咕隆咚的黑夜里漫无目的地乱跑,最后才一不小心掉进了一大片潮湿的沼泽,沼泽里似乎有熊熊烈火一样瞬间点燃我的全身,顿时热血汹涌……

  这时,瑞芳奋力推开了我。

  我如梦方醒,这才意识到不远处人影浮动,笑声如缕。

  在回去的车上,我们一反来时的拘谨和羞涩,互相手摸手脸贴脸,默默翻阅着刚买的令人脸热心跳的《夫妻夜话》……

  还没到站,瑞芳就谨慎地说我不想下车了,今晚我住堂街我姨家。

  我说那不中,我舍不得你走!

  瑞芳说明天我还来。

  我说你别说了,我就想你晚上和我在一起!

  瑞芳拗不过我,到站只得随我下车,可到我房间她又要推车子。我干脆把她车一锁,钥匙一拿,门一关,让她没办法。

  我好累地半躺在床上,瑞芳也依在我怀里,一股莫名骚动,两人如浪翻卷、吻声鹊起,房间里渐渐飘浮起青春男女敏感的私房话……我们都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吃饭,一遍遍熟习着对方的身体。我想今夜再不能像昨晚一样傻了,瑞芳催我几次下楼我都不走。

  她也意识到赶不走我,便又站起紧紧腰带,才躺下,说那你今晚放老实点!

  我说我咋不老实啦?

  她说你昨晚挺规矩,今晚一再对我动手动脚。  

  我说昨晚人家都说我傻。

  她说谅你头一晚上也不敢碰我。

  我说感情越交越深,爱情越酿越甜。

  她说咱才认识几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说嗬,教育起我来啦?放心吧,我不会逼你的……

  瑞芳噗嗤笑出了声。

  我脱掉外衣外裤,又一次冲动地伏在瑞芳温热的身子上忘情地吻过来摸过去,火山有一触即发之势。

  瑞芳却始终把持着自己,不让我得寸进尺,她柔声道等结婚后再干那事,先忍一忍,啊——

  唉,瑞芳尽管对我柔情似水,头脑却非常清醒,我折腾了大半夜也没如愿。可我也很高兴,为瑞芳的纯洁,为瑞芳的贞操,现在像瑞芳这样自尊的女孩真的不多了。

  第二天,瑞芳早早起床要走,可楼下站满了人。

  我说等等再走吧。

  瑞芳说怕什么?反正我谁也不认识!

  我只好依他,可我们路过这群人时,王乡长突然笑道文献,昨晚犁地了吧?怎么样?犁得深不深?

  我说听不懂你说的是啥意思?

  人群里蓦然爆出放肆的笑声。

  瑞芳头埋得很低,我脸也火烧火燎,赶紧匆匆逃去。

  送到马庄桥头,瑞芳让我止步。

  她问你是不是没毛裤?

  我说从没人给我打毛裤。

  她说那你随后称些毛线我给你打一个。

  我说行,等你再来吧。

  瑞芳骑车而去,我一阵怅然。

  她忽然回过头,妩媚一笑,随手抛来一个飞吻。

  我心一动,大喊你常来!

  瑞芳又回过头来应道我会的!你回去吧!

  惜别瑞芳只三天,晚上刚从村里回到乡政府门口,办公室小李告诉我你女朋友今天来啦!在这儿等半天,等不上你又走啦!

  我说风沙这么大,我才不相信呢!

  他说我不骗你,真的!她拿你门上钥匙是不是?

  我一听,感觉他不像和我开玩笑,半信半疑,忙上楼打开门。屋里果然被人收拾过,地面扫得干干净净,桌子整得井井有序,被子叠得有棱有角,床上放着棕红色毛裤,在公园照的几张相也不见了。我这才意识到瑞芳真的来了,一股热浪顿时扑过心头。她说给我打毛裤,我还没给她称毛线呢!谁知还没等我给她买,她竟三天神速打成了!最让我过意不去的是,这么大的风这么冷的天跑这么远的路她竟连口茶也没喝连顿饭也没吃,心上人也没见上,暖心话也没听……

 瑞芳,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你真好,我爱你!(待续)

  在喜迎党的十九大、辞别十八大之际,我总结自己过去的五年,业绩有两点:一是把环球华商协会打造成了全球首家股份制商会,实行企业化经营;二是继承古典,中西合璧,在诗坛首次提出“语言美、意境美、思想美、结构美、音乐美”五美诗歌,创办五美诗社,并先后出版了《宇宙之鹰》《穿越灵魂》《信念》和《爱情诗经》四部诗集,同时分别在北京财富公馆举行《宇宙之鹰》首发仪式和大型诗歌音乐朗诵会,在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大厅举行《穿越灵魂》首发仪式和作品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信念》首发仪式和五美诗歌作品研讨会,赢得了博客中国组织的“1917-2016影响中国百年百名诗人评选”百位“新锐诗人”并名列榜首,得到了国内权威诗歌大家贺敬之、李瑛、雷抒雁、韩作荣、李小雨、杨匡满、张同吾、吉狄马加、邱华栋等的肯定,奠定了在诗坛的地位。《光明日报》《文艺报》《解放军报》《中国财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中国国门时报》《北京晚报》《美中时报》《诗选刊》《诗参考》《中国作家》《中国诗歌网》《作家网》等海内外重要媒体纷纷刊登诗歌和诗评,媒体给予“新锐黑马”“五美诗神”“诗歌骄子”之美誉。

  在“党的十九大”未来五年,我首先要把我历经18年精心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把“五美诗歌”推向海内外,同时树立更远大的目标,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尽一点绵薄之力!  

   我当年来京发展全靠著名诗人、原中宣部副部长兼文化部代部长、恩师贺敬之给我的这封来信,在我矛盾之际坚定了我赴京实现文学梦想的信念!相比之下,那些县委主要官员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让我厌恶透顶,还是贺老关心青年诗人的成长啊!他们整日喊着漂亮的口号和套话,背后却徇私枉法、为所欲为,我早已把他们的无耻嘴脸看穿,羞与为伍,有的人以县委工作为荣,我偏偏一脚把其踩在脚下,于是我怀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愤懑和悲壮,同时怀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坚定和自信闯荡江湖,走向远方……

  是巨龙,决不能卧在浅水里,大海才是他纵横驰骋的疆场!是神鹰,决不能呆在山沟里,宇宙才是他展翅翱翔的天堂!《走向涅槃》就是一枚炸弹,炸碎这些丑恶者的虚伪的灵魂和人皮……

  再次感谢贺老,有了贺老的关怀,才有了我叱咤京城风云的契机……    

  

  

  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学会第二任会长、鲁迅文学院原常务副院长雷抒雁(已故)曾经出席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诗歌朗诵会,在致辞中给予高度评价:“诗人老希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为我们诗人争了光,他让我们感到诗人不再是穷人的代名词,将蓬头垢面的诗歌和财富融为了一体,为诗歌的发展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并且在诗歌朗诵会结束时还感慨万千,现场赋诗一首:“总向英雄说成功,谁知高树多悲风;纵是儿女寻常事,亦有碧桃别离情。”表达了他对老希先生的赞叹。同时也给《宇宙之鹰》极高美誉:“有了梦想谁都了不起,老希从农村到大都市,他的脚印是诗行,也是标点,他用诗歌的翅膀飞翔,生活是大海,诗歌则是老希出海的船,也是他远行的帆。”著名诗人、诗评家石厉看过《宇宙之鹰》后泪流不止,和诗友大卫通电话,也发出了“中国诗坛应该有老希一席之地”的惊呼。柴松献感动至极,在雷抒雁过70大寿之际,特意和诗友大卫、石厉、程步涛等一起为雷老张罗生日庆典,唱生日歌,留下一生难忘的纪念。

  柴松献看望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创始人、首任秘书长、名誉会长张同吾(已故)时留念,柴松献曾经应邀参加中国诗歌学会在1998年举行的全国迎春诗会,相识一大帮诗坛元老,甚为感动,特请当时的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张同吾为诗集《做一个巨人》题写书名。柴松献非常感恩,相隔十多年后去家中看望病中的张老,张同吾特意赠送书法,以示忘年交之情。张同吾后来还亲自张罗出席由中国诗歌学会主办的柴松献诗集《穿越灵魂》研讨会,情深意隆。

   

  著名作家,国务院参事、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是柴松献文学上的贵人,曾帮助柴松献历经六年的长篇反腐小说《涅槃》在作家出版社推向市场并亲自作序。柴松献和张胜友因而结下忘年交,并先后在《中国国门时报》《商界领袖》《华商》三次采访、刊载张胜友在出版界的风云事迹。张胜友后来还特意出席过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穿越灵魂》作品研讨会。如今,柴松献把历经十八年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涅槃》先后修改、增删三次,更名为《走向涅槃》,准备再次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作为向“党的十九大”的献礼!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