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22-24)
2017-11-09 11:42:03
  • 0
  • 2
  • 21
  • 0


 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22-24)


目录

一个荡气回肠的悲情故事(序)/张胜友……

序 章 涅槃宣言 ………………………………

第一章 青春之梦………………………………

第二章 爱情抉择 ………………………………

第三章 梦断县委 ………………………………

第四章 魂归北大 ………………………………


  编者按

  从2017年10月28日起,连载我的有关反腐题材的自传体长篇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小说从1999年开始酝酿创作,为了创作此篇小说,我放弃了县委的工作赴京实现文学梦想,历尽坎坷,直至2005年才在当时的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的推介下由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当时市场销售一空。但在当时的形式下小说的极度删减让我不太满意,如今沧海桑田,十多年一过,迎来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核心的党中央,反腐被推向了史无前例的最前沿,中国有了希望!我对小说的再版充满信心,从1999年创作至今,已恍然18年,我又经过三次反复修改、增删,更加深化了小说的思想主题,小说名字也由《涅槃》更正为《走向涅槃》,以展现小说主人公对“死”的勇敢无畏!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立志将《走向涅槃》拍成影视剧并继续完成下部作品,敬请期待……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以青年诗人柴文献血泪彷徨、风凄雨苦的情感历程为主线旨在深刻揭露中国腐败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生动细腻地描述了他从梦想北大到魂归北大的短暂一生的悲壮命运,既展示了他志向远大、才华横溢、淳朴善良、钟情痴心、敢于追求真爱、不畏世俗的一面,又展示了美好的爱情、罪恶的腐败和物欲横流给他带来的无情打击、刻骨悲痛及人生绝望,从而大胆抨击了当今社会的传统世俗观念、政府官员腐败和道德沦丧,深刻揭示了中国必须以“凤凰涅槃”的勇气与决心根治腐败,中国才能新生,同时也强烈呼吁社会各阶层人士尤其各级政府更多地关注当今文学青年的成长,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的文化复兴。本书最大的亮点是诗歌融入小说,继承了《红楼梦的》古典传统,诗歌和小说的完美结合,既让诗歌深化了小说思想,又让小说提升了艺术品质。


  涅槃宣言

  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最好的文学作品不是颂扬,不是赞歌,而是恰如其分地展现,入木三分地揭露,酣畅淋漓地批判,比如屈原的楚辞,李白的诗歌,曹雪芹的小说,鲁迅的杂文……

  这是一本震撼灵魂的书,我之所以不加任何虚构地讲述自己辛酸的故事,无私袒露自己丑恶但也多少有点伟大的灵魂,是想让世人从我身上悟出些什么。不过,你们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也许我早已正如我书中结尾——魂归北大了。不要为我惋惜,也不要为我流泪——北大曾是我少年理想中的发愤之所,因生前未能如愿,如今能涅槃于朝思暮想的未名湖,也算圆了我的千年企盼了。里面肯定有一般人所不齿的地方,更会招惹某些“权贵老爷”和“封建卫道士”们的恼恨,但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鸟语泼身?!正如尼采所说:只有你们大家都否定我的时候,我才愿意来到你们身边。所以我请“你们大家”都来否定我,这样我才能高兴,这样我才能在天堂中安息……

        一个慷慨赴死的时代叛逆者

 

第二章  爱情抉择


 4

  父母得知我去周瑞芳家的消息后都不满意,特别是父亲,根本没和他商量的余地。他认为我含辛茹苦奋斗了那么多年才转为国家干部,如今再去找农村的,头脑实在有问题!谈对象至少得找吃商品粮的,要不结婚后的孩子问题、房子问题、生活问题该怎么解决?

  是啊,老人家的道理我心里清楚得像镜子一样呀,一旦与周瑞芳结合,那意味着我世世代代仍是农民。农民在世俗人眼里永远是社会最下等的劳苦阶层,难道我还没有看够那些在泥土里呻吟的可怜的父老乡亲?难道我还没从亲人身上深刻体验到他们苦苦挣扎而又无可奈何的辛酸命运?山旮旯里还能奔出什么希望啊!同学们知道了谁不嗤笑你?!

  可周瑞芳这样的人材在农村实在太难遇了,她天真、纯洁、美丽的少女形象已深深把我征服,我不能就这么让爱情从我身边一擦而过!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理想与现实往往很矛盾,要么向世俗低头,要么为爱情牺牲,要得到真爱就必须有巨大付出啊!

  那天我早早去了堂街会上,在朱秀娟的服装摊儿处见到了周瑞芳和她大。她大是典型的老实巴交的农民,个子挺高,话却不多,只和我草草谈了几句便借故离开。奇怪,周瑞芳一家除了她自己艳若桃花外,其他人竟都普通得引不起人任何注意。难道造物主真的对她特别照顾,让西施再世、赵飞燕再生?

  我和周瑞芳在会上漫无目的地走动,最后在一个僻静的学校墙根处停了下来。我把家里父母反对的意见一五一十如实告诉了她,看她怎么回答。周瑞芳凝视着远方,脸上写满忧虑。她说她原先介绍过一个,是个当兵的,也是因为他家长反对而告吹,不过她表示这主要看我哩,只要我很坚决,她也会很坚决。我看着她可怜的眼神,忽然对她生起一丝同情,觉得女人的命真苦,往往什么都靠男人来决定。

  中午吃饭时,周瑞芳不好意思,让她表姐朱秀娟陪同。秀娟边走边告诉我那个当兵的在和瑞芳分手时哭得泪人似的,不舍得和瑞芳分手。我问那他父母为什么不愿意?秀娟说他们认为他们的儿子能转志愿兵,又给他介绍一个。瑞芳打断她说别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我早就把他忘了。我也没介意,尽管我得知她初中毕业后和那个男的谈了三四年。初恋往往都不成功,谁也不可能要求对方都是一张白纸。

  吃饭过程中,我不断给她俩劝酒劝菜。可饭毕瑞芳她俩先出去我正结账时,邻桌的三个女子却对我指指点点,其中一个漂亮女子笑道你初次谈恋爱吧,这场合不适于过多劝酒劝菜,要装出气派相,吃剩下算了,不要心疼。

  我挺不服气道谁说我刚谈恋爱?劝酒劝菜显得热情嘛!

  她们根本不信,那个漂亮女子嘴一撇说咦,骗谁?大眼人一看就知道你们是刚认识,就是认识也没认识多久。

  嚯,她们的眼力真行!

  结完账,瑞芳对我说接见面礼的事等俺兄弟结过婚再说,他再过半月就要结婚了,具体日子回去我与俺大俺妈商量商量再定。

  我说咋不中!

  看得出,瑞芳内心也是矛盾重重,她害怕我们的婚事也像她的初恋一样因父母反对而夭折,她要给我充分的考虑时间。

  于是我接着劝道不管你是咋考虑的,请相信我是对你真心的,不要过多担心我。

  瑞芳信任地点了点头,依依离去。

  我不断给自己鼓气:一定要有勇气,一定要有勇气,一定要有勇气去迎接世俗的挑战!


5

  两天后,正在楼上住室看书,忽听楼下有人喊:文献,有人找!    

  出门一看,想不到瑞芳、秀娟及瑞芳她妈来了。我赶忙把她们迎进屋。

  我猜她们肯定是因为我父母不同意婚事而来的。果然还没坐稳,她妈就直奔主题:今天我来主要是想上你家和你父母谈谈,看婚事到底能成不成?

  我说这没必要,我自己完全可以当家。

  不中,孩子一辈子大事不能那么草率,我跑这么远路就是想上家看看!

  瑞芳她妈态度坚决的样子使我很为难,我不是不愿领她们回家,而是怕家里人不愿意冷落了她们,伤了她们的心啊。

  再三考虑,我只好折衷说行,不过等吃过午饭后再回去吧。

  她妈见我这样,认为我们成的可能性不大,中午吃饭时说啥也不去饭店,说吃不下去。

  我说即使成不了吃顿饭又有什么呢?您老远跑那么多路,还不是为了我们的婚事?如果连顿饭也不吃,我良心太下不去了!

  她妈看我说得实在诚恳,也只好依从了。

  我在饭店要了闷面、鸡蛋汤,她妈只挑了几筷头,汤也只抿了抿嘴,瑞芳、秀娟和我都是匆匆而就,吃少剩多。

  吃过饭后我先把她们安置在我屋里休息,然后回去打招呼,刚巧只有母亲在家。她听我说后尽管不咋愿意,但看我急得想流泪的样子,便心疼地答应见一面。

  瑞芳她们来家后,母亲和她妈谈得倒挺亲热。瑞芳彬彬有礼,本来我给她们倒的茶,她反而先端给母亲和我。这个小小的动作再次激起我内心深处的波澜。

  母亲总算同意我和瑞芳接见面礼了,商定的日子是下一月阴历二十一日的堂街会。在饭店里接。其实在饭店里接和在家一样,只要有那回事就行了,尽管不符合农村风俗。好在双方老里都是清楚人,都嫌路远,图个方便,并不介意。

  大事这么一定,我有说不出的快意。秀娟又去会上卖东西去了,我一直把瑞芳和她妈送到七八里路外的谢庄,直到瑞芳一再不让我送才依依惜别。


6

  父亲知道我要与瑞芳接见面礼时非常气愤,骂我翅膀长硬不听老里话了,骂我鬼迷心窍不识好歹了。见我仍无动于衷,便只好发动同一家族的叔叔婶婶及他的酒场朋友来劝我回心转意。他们无非劝我你爹你娘年纪大了,不要惹老人家生气,都是为你好,关键是要看准自己的前途,不要因一时冲动而毁了一生……这些陈腔滥调我根本听不进去,只是一次教学的叔叔提到我死去的二哥时,我的泪涌了出来。是啊,当初二哥是为了供应我上大学才去矿上下窑出事的,没有我的二哥,哪有我的今天?我的前途是靠二哥的命换来的啊!而今哥哥去世两三年了,家庭的贫穷面貌还依然没变,我却陷入自我感情圈子里,全然忘了自己肩负的重任,将来我拿什么去告慰二哥的亡灵呀?又拿什么报答爹娘?……良心使我意志动摇了。

  一位叔伯姐夫劝我说为了美好的明天忍痛割爱吧。如果你不好意思对人家说,我让国胜给她表姐捎个信就行了。我长叹一声答应了。可晚上我实在睡不着——瑞芳给我的印象太甜美、太清纯了!

  难道我就真的匆匆错过这天赐良缘吗?以前和燕茹都是因她高高在上而没结果,可现在爱情真的降临到头上了而自己却闪身躲避,自己还算个胸怀大志的热血青年吗?自己毕竟也算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啊!不行,我不能再让陆游和唐婉的婚姻悲剧再在今天重演了!尽管父亲曾扬言如果我与瑞芳成婚他就去乡政府闹,与我断绝父子关系,不让我进家门,每月还得定时给他拿抚养费,但我知道他这是吓唬我的。他老人家咋会下那么大狠心呀?他无非是关心我前途,恨铁不成钢罢了。生气是暂时的,而爱情却是永恒的呀!我要为我的终生幸福闯一闯……

  主意拿定,我心情好受些,但我又害怕我这位姐夫已转告国胜。如果国胜得知,明天再与她表姐一说,那事不全砸了?!我盼望着天快点亮,好早收回我对姐夫说过的话。

  天刚露出曙色,我就匆匆起床去找姐夫,姐夫家竟锁着门,去找国胜,国胜也不在家。我焦躁不安,急得泪浸满了眼眶,国胜是不是已去她表姐家了?

  上午在河边傻呆了半天,又去姐夫及国胜家两次都没见着人。我绝望了,难道我今生今世注定得不到幸福的爱情?

  当我失魂落魄地来到桥头,正想着“愁满眼,水连天”“万叶千声皆是恨”的词句时,忽然发现姐夫竟从那边走来,我惊喜过望,忙迎上前去急冲冲道你一大早去哪儿啦?我找你两三次都没见着你!

  谁跟你那样儿,成天闲着没事?我跟你姐一大早就下地了。

  那我那事你给国胜说了没有?

  还没顾着哩。

  我心中悬着的石头这才落了地。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时国胜竟也从街那边过来。于是姐夫说走,今中午去你姐夫家喝两瓶。

  我正苦闷着哩,想一醉解千愁,便没说什么答应了。

  酒一下肚,话就自然多了,当然谈论主题还是我和瑞芳的婚事。我给他们谈我对瑞芳的印象和感受,情深之处竟失声痛哭,我哽咽道我真的喜欢她不想和她分手。姐姐和姐夫见我如此动情,都深受感动。

  姐姐说,既然你对她感情那么深,我和你姐夫一定抽时间去劝说咱伯咱母。

  姐夫附和道中中,这两天一定去。

  国胜也被我的真情感染,表态道看你真心和她好,我也不嫌麻烦,明天和你一道去她村里打听打听她的人品。如果她作风不正派,过去很风流,那人再好说啥也不能要!如果她人很正道,没什么问题,那干脆就定下来,不要再为这事伤脑筋了。

  国胜的建议大家都很赞成,这自然也是我一直担忧的症结所在。——我最害怕她的人品有问题,过去有什么不光彩的历史。如果这一点肯定没问题,那我也就放心与之交往了。

  我暗暗祈祷瑞芳千万要有一个清白的过去,这样才无愧于我对她的一片痴心,这样才无愧于她在我心目中神圣的少女地位,这样才不会亵渎千百年来无数骚客文人歌咏的美好爱情……(待续)

  在喜迎党的十九大、辞别十八大之际,我总结自己过去的五年,业绩有两点:一是把环球华商协会打造成了全球首家股份制商会,实行企业化经营;二是继承古典,中西合璧,在诗坛首次提出“语言美、意境美、思想美、结构美、音乐美”五美诗歌,创办五美诗社,并先后出版了《宇宙之鹰》《穿越灵魂》《信念》和《爱情诗经》四部诗集,同时分别在北京财富公馆举行《宇宙之鹰》首发仪式和大型诗歌音乐朗诵会,在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大厅举行《穿越灵魂》首发仪式和作品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信念》首发仪式和五美诗歌作品研讨会,赢得了博客中国组织的“1917-2016影响中国百年百名诗人评选”百位“新锐诗人”并名列榜首,得到了国内权威诗歌大家贺敬之、李瑛、雷抒雁、韩作荣、李小雨、杨匡满、张同吾、吉狄马加、邱华栋等的肯定,奠定了在诗坛的地位。《光明日报》《文艺报》《解放军报》《中国财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中国国门时报》《北京晚报》《美中时报》《诗选刊》《诗参考》《中国作家》《中国诗歌网》《作家网》等海内外重要媒体纷纷刊登诗歌和诗评,媒体给予“新锐黑马”“五美诗神”“诗歌骄子”之美誉。

  在“党的十九大”未来五年,我首先要把我历经18年精心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把“五美诗歌”推向海内外,同时树立更远大的目标,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尽一点绵薄之力!

            

  我当年来京发展全靠著名诗人、原中宣部副部长兼文化部代部长、恩师贺敬之给我的这封来信,在我矛盾之际坚定了我赴京实现文学梦想的信念!相比之下,那些县委主要官员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让我厌恶透顶,还是贺老关心青年诗人的成长啊!他们整日喊着漂亮的口号和套话,背后却徇私枉法、为所欲为,我早已把他们的无耻嘴脸看穿,羞与为伍,有的人以县委工作为荣,我偏偏一脚把其踩在脚下,于是我怀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愤懑和悲壮,同时怀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坚定和自信闯荡江湖,走向远方……

  是巨龙,决不能卧在浅水里,大海才是他纵横驰骋的疆场!是神鹰,决不能呆在山沟里,宇宙才是他展翅翱翔的天堂!《走向涅槃》就是一枚炸弹,炸碎这些丑恶者的虚伪的灵魂和人皮……

  再次感谢贺老,有了贺老的关怀,才有了我叱咤京城风云的契机……  

            

  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学会第二任会长、鲁迅文学院原常务副院长雷抒雁曾经出席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诗歌朗诵会,在致辞中给予高度评价:“诗人老希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为我们诗人争了光,他让我们感到诗人不再是穷人的代名词,将蓬头垢面的诗歌和财富融为了一体,为诗歌的发展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并且在诗歌朗诵会结束时还感慨万千,现场赋诗一首:“总向英雄说成功,谁知高树多悲风;纵是儿女寻常事,亦有碧桃别离情。”表达了他对老希先生的赞叹。同时也给《宇宙之鹰》极高美誉:“有了梦想谁都了不起,老希从农村到大都市,他的脚印是诗行,也是标点,他用诗歌的翅膀飞翔,生活是大海,诗歌则是老希出海的船,也是他远行的帆。”著名诗人、诗评家石厉看过《宇宙之鹰》后泪流不止,和诗友大卫通电话,也发出了“中国诗坛应该有老希一席之地”的惊呼。柴松献感动至极,在雷抒雁过70大寿之际,特意和诗友大卫、石厉、程步涛等一起为雷老张罗生日庆典,唱生日歌,留下一生难忘的纪念。

                             柴松献看望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创始人、首任秘书长、名誉会长张同吾(已故)时留念,柴松献曾经应邀参加中国诗歌学会在1998年举行的全国迎春诗会,相识一大帮诗坛元老,甚为感动,特请当时的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张同吾为诗集《做一个巨人》题写书名。柴松献非常感恩,相隔十多年后去家中看望病中的张老,张同吾特意赠送书法,以示忘年交之情。张同吾后来还亲自张罗出席由中国诗歌学会主办的柴松献诗集《穿越灵魂》研讨会,情深意隆。

              著名作家,国务院参事、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是柴松献文学上的贵人,曾帮助柴松献历经六年的长篇反腐小说《涅槃》在作家出版社推向市场并亲自作序。柴松献和张胜友因而结下忘年交,并先后在《中国国门时报》《商界领袖》《华商》三次采访、刊载张胜友在出版界的风云事迹。张胜友后来还特意出席过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穿越灵魂》作品研讨会。如今,柴松献把历经十八年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涅槃》先后修改、增删三次,更名为《走向涅槃》,准备再次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作为向“党的十九大”的献礼!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