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25-27)
2017-11-10 10:48:36
  • 0
  • 1
  • 15
  • 0


 老希18年鼎力打造长篇反腐小说《走向涅槃》连载(25-27)

目录

一个荡气回肠的悲情故事(序)/张胜友……

序 章 涅槃宣言 ………………………………

第一章 青春之梦………………………………

第二章 爱情抉择 ………………………………

第三章 梦断县委 ………………………………

第四章 魂归北大 ………………………………


  编者按

  从2017年10月28日起,连载我的有关反腐题材的自传体长篇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小说从1999年开始酝酿创作,为了创作此篇小说,我放弃了县委的工作赴京实现文学梦想,历尽坎坷,直至2005年才在当时的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的推介下由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当时市场销售一空。但在当时的形式下小说的极度删减让我不太满意,如今沧海桑田,十多年一过,迎来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核心的党中央,反腐被推向了史无前例的最前沿,中国有了希望!我对小说的再版充满信心,从1999年创作至今,已恍然18年,我又经过三次反复修改、增删,更加深化了小说的思想主题,小说名字也由《涅槃》更正为《走向涅槃》,以展现小说主人公对“死”的勇敢无畏!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立志将《走向涅槃》拍成影视剧并继续完成下部作品,敬请期待……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以青年诗人柴文献血泪彷徨、风凄雨苦的情感历程为主线旨在深刻揭露中国腐败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生动细腻地描述了他从梦想北大到魂归北大的短暂一生的悲壮命运,既展示了他志向远大、才华横溢、淳朴善良、钟情痴心、敢于追求真爱、不畏世俗的一面,又展示了美好的爱情、罪恶的腐败和物欲横流给他带来的无情打击、刻骨悲痛及人生绝望,从而大胆抨击了当今社会的传统世俗观念、政府官员腐败和道德沦丧,深刻揭示了中国必须以“凤凰涅槃”的勇气与决心根治腐败,中国才能新生,同时也强烈呼吁社会各阶层人士尤其各级政府更多地关注当今文学青年的成长,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的文化复兴。本书最大的亮点是诗歌融入小说,继承了《红楼梦的》古典传统,诗歌和小说的完美结合,既让诗歌深化了小说思想,又让小说提升了艺术品质。


  涅槃宣言

  不知从哪里看到的一句话:最好的文学作品不是颂扬,不是赞歌,而是恰如其分地展现,入木三分地揭露,酣畅淋漓地批判,比如屈原的楚辞,李白的诗歌,曹雪芹的小说,鲁迅的杂文……

  这是一本震撼灵魂的书,我之所以不加任何虚构地讲述自己辛酸的故事,无私袒露自己丑恶但也多少有点伟大的灵魂,是想让世人从我身上悟出些什么。不过,你们看到这本书的时候,也许我早已正如我书中结尾——魂归北大了。不要为我惋惜,也不要为我流泪——北大曾是我少年理想中的发愤之所,因生前未能如愿,如今能涅槃于朝思暮想的未名湖,也算圆了我的千年企盼了。里面肯定有一般人所不齿的地方,更会招惹某些“权贵老爷”和“封建卫道士”们的恼恨,但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鸟语泼身?!正如尼采所说:只有你们大家都否定我的时候,我才愿意来到你们身边。所以我请“你们大家”都来否定我,这样我才能高兴,这样我才能在天堂中安息……

        一个慷慨赴死的时代叛逆者

 

第二章  爱情抉择


7

  正值秋耕季节,农活很忙,但国胜为了对我婚事负责,还是和我毫不犹豫去了。

  来到好村村头,已浑身是汗。这时一个约有二十四五岁的青年路过,我忙递上一根烟说哎,大哥,向你打听个事儿。

  他说啥事?

  我说想向你打听一下周瑞芳的情况。

  他说打听她干什么?

  我说她是给我介绍的对象,我想打听一下她的过去。

  他说周瑞芳可是我们这里远近闻名长得好看的,去年虽说在广州呆过一段时间,但作风绝对正派,人品没任何问题,你尽管放心和她交往。她家还一直做生意,手里存几万块钱不成问题。

  我半信半疑,就她家那破烂不堪的房子咋看也不咋像有钱的人家,但我并不在意她家的这一点。

  谢过这位大哥之后,我又让国胜再进村多打听几户人家,我在村头等候。

  一个人站在村头四处张望,这才发现这里风景独秀。前依清澈可鉴的汝河水,后傍怪石嶙峋的紫云山,有几百年历史的紫云寺掩映在古木参天中,更增添了一层神秘风光。

  难怪瑞芳那么水灵,原来这里也是迷信所说的风水宝地。

  正兀自欣赏,忽见国胜领着瑞芳走来。

  瑞芳似乎刚洗过头,黑发柔顺而湿润,衣服非常单薄,胸脯似乎在微微颤动,两只脚丫子光光的,穿着高跟皮鞋,浑身上下透露出少女的成熟美。

  瑞芳一见我劈头就问今天咋想起来到这儿呢?是不是有啥变化?   

  我说没啥,停会儿再给你说。

  然后我把国胜拉一边问你咋把瑞芳领来啦?

  国胜说我问了几个人,都说她很正派,没啥问题。正问的时候,她刚好端着脸盆从河边过来。我躲不过只好说你在这儿,她便让我领她见你。

  我说你先去她家等着,俺俩在村外谈谈。

  国胜答应着去了,然后我又对瑞芳说咱俩找个地方谈谈吧?

  瑞芳脸上泛起一层红晕说如果谁碰见问你是谁,你就说是我表哥。

  我笑笑,点点头。

  这时候秋野里一派繁忙景象,干活的男女老少很多,大都往我们这边看。

  我们很难为情地穿过田野,来到河岸,然后傍树而立,娓娓而谈。

  我这次来主要还是因为俺爹不愿意,如咱们强成,他就和我断绝父子关系。

  那你咋想的?

  我若听俺爹的话就不会来了,我来主要是看你态度对我坚决不坚决。

  我说过只要你坚决,我自然不用想。我给你过日子又不是给你爹过!

  你说的没错,不过你最好去和俺爹谈谈,说将来你一定待他孝顺,让他晚年幸福。

  我可没那么好的口才!

  那起码能显示你的诚心,万一俺爹真的被你打动了呢?

  好,为了咱俩能过一起我就再跑一趟。

  瑞芳忧虑地甩了甩长发,从乱石堆里拾起一块石头轻轻向河里掷去,清粼粼的河水顿时漾起一对恋人的身影向周围扩散。

  瑞芳今天的自然风韵太令我怦怦心跳了,我几次升起想拥她的欲望,但哪敢呢?

  有诗为证:


  望而却步

  你是一片风景/美丽而又恬静/时而扬起薰风/时而飘起玫瑰雨/时而滑过彩虹/整个画面蓬勃着青春的骚动//真想走进你的风景/戏浪于碧水/甜睡于草丛/追逐于夕阳/驻足于山峰/享受你的火辣辣的热情/欣赏你的万紫千红//可我又不敢/害怕破坏你的和谐/惊动你的淡淡甜梦


  辞别瑞芳,国胜边走边对我乐呵呵道中中,瑞芳的人品敢打保证,当时我没给你细说,左邻右舍对她评价都挺高,说她本分、勤快、懂礼貌,是千里挑一的好姑娘。

  哦,风儿轻轻吹,鸟儿轻轻唱,泉水叮咚叮咚响,我的爱情是那满天星,眨呀眨亮呀亮……


8

  隔三天,秀娟陪同瑞芳一道来了,先到乡政府我的住处坐一会儿,然后我带她们回家,我特意让母亲准备了午饭。父亲得知眼前打扮得像城里人的姑娘是来劝他时,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在门外故意嚷嚷让瑞芳听:她想劝我愿意这门婚事,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不过,瑞芳倒不在意,勇敢地对三心二意的母亲说这事只要俺俩愿意,谁也别想拦着,这可不是过去啦,父母兴包办!

  母亲听了瑞芳硬邦邦的话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只得附和着说是是。

  我在一旁暗暗发笑,真为瑞芳的大胆高兴。

  饭毕,我们又回到乡政府。瑞芳和秀娟临走的时候,我这才想起给她写的诗,忙说你们别慌走,瑞芳,我送给你一份礼物。

  可我打开抽屉东扒西翻那早已用信封装好的诗稿,怎么也找不着,她俩见我一副焦急的样子都偷偷掩嘴笑。

  秀娟戏谑道想不到你还是个痴情的诗人呢,瑞芳真有福!

  我感觉我的脸一下红了,怪不到今天秀娟兴奋异常,在瑞芳面前总是手舞足蹈哩,原来她俩早已偷看过了。

  给瑞芳的情诗让秀娟看了,真恨不得马上钻进地缝。我毕竟和瑞芳才见过几面,感情还没深交,认识也没二十天,自我感觉新写的爱语过于缠绵,羞死了:


思 念


  天上飘来一朵白云/那是你的倩影/远方吹来一缕轻风/那是你的柔情/你的灵魂呵/早已融进我的生命


  想起你/心头便熨烫过你的妩媚/染柳烟浓/寒草清风/思绪/点点滴滴/洒向月光如水


  只是为了迷恋你/才去碧野觅啊觅/虽然没有约期/仍幻觉你是悄悄降临的爱神/云雾浩淼/烟水苍茫/只能远观你的若隐若现/不能近视你的亭亭玉立


  迫切期待你的佳音/总不见你的翩翩风采/风细雨斜斜/吹梅笛怨/烟霭纷纷/为什么迟迟听不到你轻盈的脚步声


  那蜿蜒的小路/载着伸向远方的离情别绪/直涌向你栖身的山村/你心事重重地站在村口/羞涩地张望着扑来的思念/惊喜地掬在心里

  …………


  不过,我也挺陶醉,她俩毕竟都知道了我对她的一往情深,瑞芳也许因而不顾一切和我好呢,看她今天的表现多令人满意啊!再过近二十天我俩就要接见面礼了,那以后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你来我往了,我沉浸在幸福的遐思里……


9

  真是节外生枝,这日母亲突然来乡里找我说你爹又给你瞅个媒,这回保准你满意,比香县的可强多了。

  我说你别瞎操心啦!都快和人家接见面礼啦!

  母亲说咦,没接见面礼能算成?!这个是你爹专门托人说的,是咱村上王琴的妹妹叫王丽,条件可好了。她今年也刚满二十岁,家是宝县王庄的,有正式工作,在酒厂上班,她爸刚退休,哥哥还是什么厂的厂长,打灯笼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人家。

  我固执地说条件再好我也不见。

  母亲嗔怪道你看你多傻,你还不知道人家长啥样儿哩就不见啦?我看人家那么好的条件能看上你就不错了!再说已约好人家在她姐家见面,不见面让你爹的脸往哪儿搁?

  听母亲说得有理,我想见见也好,成不成也可宽慰父母的心。

  一进王琴家门,一个一身大红衣服的时髦女郎顿入眼帘。她个子比不过瑞芳,但也身段妩媚;她相貌略逊于瑞芳,但两眼却更能令人想入非非。

  不过给我印象更深的就是她的口才极好,社会阅历丰富,似乎什么都知道。

  尽管我一看她两眼也会脸热心跳,但她的浓妆艳抹让我感觉她没瑞芳清纯,我也感觉驾驭不了她,回来便对母亲说她给我的印象不中,没法和瑞芳比。

  母亲担心我不同意,早已把全家人都召集在一起。听我这么一说,马上责怪我说你真不识好歹,人家条件那么好,有工作,有地位,将来你不傍人家的光?

  我说我不给你说恁些,反正给你说爱你也不懂。

  母亲生气说啊,我老婆家还没你懂得多?将来你后悔可别怨我? 

  我坚定说我都不会后悔!

  大嫂说好看不能当饭吃,如果你娶了香县的,将来你能下地干活吗?看你那身子骨能受得起那罪吗?如果王丽真能看上你,你以后可就吃穿不愁了!

  我说爱情决不是用金钱地位能买的!

  三哥嚷嚷说你咋恁死心眼哩,说句不中听话,晚上灯一拉还不是一个味?!

  我回敬说如果按你说的,街上随便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往起一拉不就能配上对吗?那和动物有什么区别?人都是有感情的!

  三哥仍嚷嚷说刚一见面你就知道没感情啦?可以慢慢培养嘛!

  我又回敬说一见面心就凉啦,咋培养感情?!

  好好,那你就跟画儿过去吧,光看!三哥见劝不动我,生气去了。  

  一圈人见我死脑筋不开窍,都气嘟嘟地默不作声。

  其实我多么不想和家里发生矛盾,他们都是为了我好啊!他们都是吃够了农民的苦,受够了农民的罪,不想让我再步他们的后尘,想让我有个光明的前途,这样的苦心我何尝不理解呢?可爱情是一辈子的事,我不能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开玩笑呀!

  爹、娘、哥哥、嫂嫂,你们就答应我按自己的意愿来吧,别让我再作难了呀!

  可三四天后,我还没起床,就忽然有人敲我的门。一开门,见是父亲领着王丽的姐,我一愣。

  父亲说王丽挺愿意你,叫今天到她家让她爸妈看看,你赶快收拾收拾,路挺远,争取中午赶到。

   看看天,阴得可怕,我真不想去,可碍于父亲的威力,又碍于王丽她姐的面子,我只得答应了。

  走到半路,雨果真瓢泼而下,我浑身几乎淋透了。我恨自己真窝囊,不情愿还跟着受这罪。这回我可不像去瑞芳家买一大兜子东西,什么东西也没买,愿意不愿意,随便。

  到王丽家,王丽真殷勤,赶快拿破布擦我皮鞋上的泥,还拿她哥的西装让我换,她去烤我淋湿的外衣。

  王丽家深宅大院,院子里摆满了盆景花草,屋子里古色古香,一看就是有身分的人家。

  中午饭很丰盛,有鸡有鱼还有酒。她爸很风趣,爱说爱笑,一个劲夸我好,说我有知识有文化,前途无量。

  饭后王丽还领我到她哥厂办公室里坐坐,她哥嫂都和我见了面。她哥文质彬彬,挺有派头,但人挺随和,说和我乡的党委书记、党委秘书都同过学。我知道他说这话的深切含意。

  尽管这样,我还是没和王丽好下去的丝毫念头,毕竟瑞芳太打动我了。

  她姐在回来的路上问我啥态度,我说这段时间忙,随后再说吧。我想她姐是会明白我的话中意思的。(待续)

  在喜迎党的十九大、辞别十八大之际,我总结自己过去的五年,业绩有两点:一是把环球华商协会打造成了全球首家股份制商会,实行企业化经营;二是继承古典,中西合璧,在诗坛首次提出“语言美、意境美、思想美、结构美、音乐美”五美诗歌,创办五美诗社,并先后出版了《宇宙之鹰》《穿越灵魂》《信念》和《爱情诗经》四部诗集,同时分别在北京财富公馆举行《宇宙之鹰》首发仪式和大型诗歌音乐朗诵会,在中国作家协会办公大厅举行《穿越灵魂》首发仪式和作品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信念》首发仪式和五美诗歌作品研讨会,赢得了博客中国组织的“1917-2016影响中国百年百名诗人评选”百位“新锐诗人”并名列榜首,得到了国内权威诗歌大家贺敬之、李瑛、雷抒雁、韩作荣、李小雨、杨匡满、张同吾、吉狄马加、邱华栋等的肯定,奠定了在诗坛的地位。《光明日报》《文艺报》《解放军报》《中国财经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检察日报》《中国国门时报》《北京晚报》《美中时报》《诗选刊》《诗参考》《中国作家》《中国诗歌网》《作家网》等海内外重要媒体纷纷刊登诗歌和诗评,媒体给予“新锐黑马”“五美诗神”“诗歌骄子”之美誉。

  在“党的十九大”未来五年,我首先要把我历经18年精心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走向涅槃》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把“五美诗歌”推向海内外,同时树立更远大的目标,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尽一点绵薄之力!  

                  我当年来京发展全靠著名诗人、原中宣部副部长兼文化部代部长、恩师贺敬之给我的这封来信,在我矛盾之际坚定了我赴京实现文学梦想的信念!相比之下,那些县委主要官员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让我厌恶透顶,还是贺老关心青年诗人的成长啊!他们整日喊着漂亮的口号和套话,背后却徇私枉法、为所欲为,我早已把他们的无耻嘴脸看穿,羞与为伍,有的人以县委工作为荣,我偏偏一脚把其踩在脚下,于是我怀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愤懑和悲壮,同时怀抱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坚定和自信闯荡江湖,走向远方……

  是巨龙,决不能卧在浅水里,大海才是他纵横驰骋的疆场!是神鹰,决不能呆在山沟里,宇宙才是他展翅翱翔的天堂!《走向涅槃》就是一枚炸弹,炸碎这些丑恶者的虚伪的灵魂和人皮……

  再次感谢贺老,有了贺老的关怀,才有了我叱咤京城风云的契机……    

  

  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学会第二任会长、鲁迅文学院原常务副院长雷抒雁曾经出席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诗歌朗诵会,在致辞中给予高度评价:“诗人老希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为我们诗人争了光,他让我们感到诗人不再是穷人的代名词,将蓬头垢面的诗歌和财富融为了一体,为诗歌的发展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并且在诗歌朗诵会结束时还感慨万千,现场赋诗一首:“总向英雄说成功,谁知高树多悲风;纵是儿女寻常事,亦有碧桃别离情。”表达了他对老希先生的赞叹。同时也给《宇宙之鹰》极高美誉:“有了梦想谁都了不起,老希从农村到大都市,他的脚印是诗行,也是标点,他用诗歌的翅膀飞翔,生活是大海,诗歌则是老希出海的船,也是他远行的帆。”著名诗人、诗评家石厉看过《宇宙之鹰》后泪流不止,和诗友大卫通电话,也发出了“中国诗坛应该有老希一席之地”的惊呼。柴松献感动至极,在雷抒雁过70大寿之际,特意和诗友大卫、石厉、程步涛等一起为雷老张罗生日庆典,唱生日歌,留下一生难忘的纪念。

  柴松献看望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创始人、首任秘书长、名誉会长张同吾(已故)时留念,柴松献曾经应邀参加中国诗歌学会在1998年举行的全国迎春诗会,相识一大帮诗坛元老,甚为感动,特请当时的中国诗歌学会秘书长张同吾为诗集《做一个巨人》题写书名。柴松献非常感恩,相隔十多年后去家中看望病中的张老,张同吾特意赠送书法,以示忘年交之情。张同吾后来还亲自张罗出席由中国诗歌学会主办的柴松献诗集《穿越灵魂》研讨会,情深意隆。

             

   著名作家,国务院参事、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张胜友是柴松献文学上的贵人,曾帮助柴松献历经六年的长篇反腐小说《涅槃》在作家出版社推向市场并亲自作序。柴松献和张胜友因而结下忘年交,并先后在《中国国门时报》《商界领袖》《华商》三次采访、刊载张胜友在出版界的风云事迹。张胜友后来还特意出席过柴松献诗集《宇宙之鹰》首发式和《穿越灵魂》作品研讨会。如今,柴松献把历经十八年打造的长篇自传体批判现实主义小说《涅槃》先后修改、增删三次,更名为《走向涅槃》,准备再次推向市场并立志拍成影视剧,作为向“党的十九大”的献礼!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